文学小说

当前位置:365bet网址 > 文学小说 > 印度共和国之歌

印度共和国之歌

来源:http://www.irobotLabs.com 作者:365bet网址 时间:2019-11-19 15:05

对,不错,是那儿-您不记得了?“缓缓航行的带窗帘的小艇,在涓公河上缓缓地溯流而上,驶向沙湾拿吉……宽阔的河流在原始森林中流过,满眼是寂静的稻田……入夜,一群群蚊子爬在蚊帐上……”——您记忆力可真好……沉默——他们在亚洲转了整整十七年。沉默。他们俩一起向客厅望去(大使和同他一齐跳舞的妻子),副领事在窃笑。男人讲话:——他向谁提到过拉合尔没有?——从未提过——讲过别的事吗?——我想没讲过……有人在法国常给他写信。那是他的一位年老的姨妈……所有的信都被截住了……好像是……他曾对欧洲乐部主任讲过,他曾经在一个禁闭所里呆过,在十五岁那年……在北方……——对他讲的?对那个酒鬼讲的?——就是说,那个人在睡觉,是他自言自语……——就是说,对谁也没讲过——一点儿木错……——那么,在印度这个使他发狂的地方,他感觉如何?在这之前,他不知道吗?就是他得不见到一些可怕的事……因为总可以打听得到的回…女人讲话——他有时看起来挺高兴。瞧……他突然就显得高兴得发狂……停顿片刻——那可能是看到她跳舞的时候……——您的想法可真够意思……——我刚刚才发现的嘛……沉默——谁提起过孟买?——就是他,曾对俱乐部主任提过,他自己以为坐在阿曼海边上的一条大长椅上被人照下了照片……——好像以后就没再提过。沉默。年轻的随员也进花园。他向副领事走去,很慢,好像要去开导他。但副领事急匆匆地就要走。年轻的随员犹豫一下,随后便挽住了他的胳膊,副领事便不动了。青年随员做了个手势,示意副领事跟着他走。两个人便向客厅走去。进入客厅。米歇尔-理查逊看见了他们,——他是淮一没看安娜一玛丽-斯特雷泰尔同她丈夫跳舞的人。女人讲话:-您见到了吗……停顿片刻-见到了,他看的就是她……停顿片刻-依我看,孟买那个地方大家都想去,他们会把他打发到别的地方去……沉默-对我讲讲斯特雷泰尔夫人吧-无可指责。您往厨房后边看,那儿摆着那么多装清凉饮料的大瓶子,那是给乞丐准备的……就是她,这个人…、-……无可指责……走吧-没有什么可看的。我们对这个地方想说的,就是这句话。沉默。许多人都来到花园里,大家都往客厅里望。女士们都扇着扇子。(请大家记住,讲话的都不是我们在画面上见到的那些人。)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谈话:-大家可能会说……她是被囚禁在痛苦的“牢房”里的一名囚徒,但……时间太长了,长得她已不再痛苦了……-但她却常常垂泪……有时候…有些人……在花园里常见到她哭……-她可能是个有才气的女人……但境遇却那么艰难…您看她那双眼,多么明亮……-可能是……多标致的人儿呀……您瞧……-不错…’——这却让她害怕……您没看出来么?沉默。米歇尔-理查逊坐在房间的左边,看样子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并向客厅那边看。他坐的地方很容易让别人看到。他长得很美,比安娜一玛丽-斯特雷泰尔还要年轻,一看便知,人很孤僻。他正在吸烟,人很紧张,思想很集中地在想什么。客厅里,不论看到还是没看到副领事走进来的人,都在交谈。女人谈话声:-从尼泊尔直接运来许多玫瑰花-在舞会结束时她要分赠给大家-瞧…他在那儿…沉默-他并没发现大家都在看他……-他眼神不好……

她和青年随员到了花园里。我曾对您说过。沉默。大使:请注意……走,还是留,请您好好权衡一下……如果您对自己没有把握,那您就回巴黎去……副领事:不回去。沉默。大使:但是……那么您怎么看您的前途?副领事:我什么也看不见。女人谈话声:-招待会完后,剩的东西都要分发给加尔各答的穷人,是在她的要求下那样做的。她又来了……沉默-啊,阶…花园里已挤满了乞丐……在厨房后面,挤得乱糟糟的……-准许入内的命令已经给警卫下达了。沉默。安娜一玛丽斯特雷泰尔和青年随员上场,他们向客厅走去。布鲁斯乐曲结束。“印度之歌”响起。在到达客厅之前,安娜一玛丽-斯特雷泰尔突然站住了,青年随员也随之站住,他们在等待什么。拉合尔的那个人,在左侧出现,他显得非常狼狈,向她走来,停住,鞠躬致意,面色苍白。青年随员向安娜一玛丽-斯特雷泰尔做了个手势,示意她不接受他的邀请。安娜一玛丽-斯特雷泰尔略一迟疑,随后便答应同这个拉合尔人一起跳舞。“印度之歌”变得遥远了,所有的谈话声也低下去了,变成了一片低语声。几乎一切静了下来。副领事和安娜一玛丽-斯特雷泰尔首先在台中央跳。青年随员用眼睛看着他们。随后他们便向客厅方向移动。青年随员向前走了几步,并一直看着他们。人群都拥向花园,大家都向那边看。安一码-斯同副领事之间的谈话,声音很低.但很激烈,并且非常缓慢:在对话前,有很长一段时间静场。副领:我原先不知道您还活着。没有回答。副领:加尔各答对我来说,已变成了一种希望的象征。沉默。安一玛-斯:我爱米歇尔-理查逊,在这场爱情中,我没有自由。副领:这我知道。您爱着米歇尔-理查逊,我同样爱您。我不在乎。副领:我说话声音都变了,您听不出来吗?这声音让他们听了害怕。安一玛-斯:是的。副领:那是谁的声音?没有回答。副领:我在拉合尔向自己开枪,却没有因此而丧生。别人使我同拉合尔分开,但我自己却不和它分开。拉合尔就是我。您也懂吧?停顿片刻。温柔。安一玛-斯:懂,别大声喊。副领:好吧。沉默。副领:您和我,都站在拉合尔面前,我也知道。您就在我身体内,我会把您引人我的身体的。(一声短笑,很可怕。)您将同我一起向萨里玛的麻风病人开枪。您行吗?沉默。副领:我不需要邀请您和我跳舞以便认识您。这您也知道。安一玛-斯:我知道。停顿片刻。副领:您和我,没有必要走得更远。我们之间根本用不着互相说什么,我们俩都一样。停顿片刻。安一玛-斯:我相信您刚才说的那些。停顿片刻。副领:您同其他人在一起的那些爱情故事,我们都不需要。沉默。拉合尔副领事的声音变成了呜咽,她撞了他一下,他为此而不能自制。副领:我刚才想闻一闻您头发的味道,这可以向您说明,我……沉默。声音又几乎恢复了正常。副领:招待会后,您就同亲密的朋友们在一起了。我也想和您单独在一起一次。安一玛-斯:您没有任何机会。停顿片刻。副领:他们要赶走我。安一玛-斯:是的。您就是那种他们必须忘掉的人。停顿片刻。副领:像拉合尔一样。安一玛-斯:是的。沉默。副领:我该怎么办?安一玛-斯:您将被派到远离加尔各答的地方任职。停顿片刻。

本文由365bet网址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印度共和国之歌

关键词:

上一篇:武陵樵子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