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小说

当前位置:365bet网址 > 文学小说 > 碧海小说,李荆璞奔赴鸭绿江进行专门的学问

碧海小说,李荆璞奔赴鸭绿江进行专门的学问

来源:http://www.irobotLabs.com 作者:365bet网址 时间:2019-10-08 12:02

黑士将星(二)
  (纪实小说)
  一
  随着苏联红军在欧洲战场上全面胜利,美国轰炸日本本土,又投下两颗人类至今为止从未在战争中使用过的原子弹。于此同时,从欧州战场上回国的苏联红军,从红场阅兵后直接转入中国东北边境,一百五十万苏联红军沿着中苏边界,从东、西、北三个方向,橫扫盘居在东北境內旳七十佘万日本关东军,大日本帝国不可战胜的神话在不到一周內,倾刻间土崩瓦解。
  在种族即将灭绝的绝望下,日本天皇只好象一条丧家之犬,哀鸣着宣布无条件投降。
  苦难深重的中华民族,终于等到这一天。东北的父老乡亲们,虽然还处在国民党匪患、地痞流氓的掠夺下,忍受着饥饿和寒冷,但严冬已经过去,乍暖还寒的早春,已悄然來临
  东北这块被小鬼子奴役了十四年的家园,国民党知之不理,这片土地上埋下多少抗击日冦的忠骨,千百万个黑土儿女在这块土地上与日冦浴血奋战,血流成河,终于昐來了胜利这一天,可是国民党大员们厚着脸皮,以合法的身份在各大、中、城市里开始从苏联红军手中接管胜利果实。这就和当初抗战时见到鬼子就跑,打了胜丈就回來抢功的徒子徒孙如出一辙。
  一九四五年,李荆璞受中共东北局派遣,回自己曾经举起抗日大旗,与日冦坚持长期斗争的家乡——牡丹江地区开辟工作,大抓武装力量建设,建立巩固东北根据地。凡是阅读过《林海雪原》这部作品的人,经常在小说中提到牡丹江军区李司令员,那就是这位李荆璞司令員。这个司令是在沈阳,东北局、民主联军任命旳:李荆璞任牡丹江省军区司令员兼政委,谭文邦任副政委,张敬之任政治部主任。每人偑备一名警卫员,从沈阳出发了。也许这是史上最名赋其实的光杆司令了,真是无法想象,牡丹江是东满总省,下辖间岛省、东安省﹑三江省和牡丹江省,别说这么个大乱滩子,当下一个不起眼的小破县城,就给你参人,你看他能玩转吗?甚至一个小镇,光副手就近一个班旳编制,看來真得向老一辈学习了。
  李荊璞从东北局书记彭真那得知,自已在抗联的老军长周保中随苏联红军进驻长春。这里得重点说上几句。就是这位有着卓越军事指挥才能的抗联二路军总指挥,与杨靖宇,赵尚志并例抗联三路大军,以南杨、中周、北赵的布局,在整个东北广大地区抗击日冦。为了保持抗联最后旳力量,周保中与抗联将士们爬冰卧雪,战斗中被鬼子子弹打中腹部,肠子流出体外,但仍然坚持指挥战斗,历经艰难,最后终于在苏联境内成立了教导旅。后來大部分干部都担任国家省、部级领导。朝鲜人民领袖金日成在教导旅中任营长。这支劲旅,随苏联红军进驻东北主要城市和战略要地,为苏联红军提供关东军的兵力、战略要地的详细情报,为反攻日寇做出巨大贡献。
  李荆璞见到这位曾经与自己并肩战斗在白山黑水之间的老首长,实分激动。周保中紧紧和这位当年叱咤风云的传奇英雄拥抱在一起,激动流出了热泪,说:“我们终于回家了!我们又见面了!”当听说來意后,很明确说:“去吧,牡丹江有原来抗联五军一师旳金光侠和陶雨锋同志,他们随苏联红军早到牡丹江,你们找他俩就能了解情况啦。”
  农历九月底的一天早上,李荆璞一行六人下了火车,走出低矮发黄的牡丹江車站,路上行人很少,偶尔有几辆车驶过,经霜发黄的树叶己开始从路边的树枝上飘落下來,到处是一片萧条景象。几人來到一家叫合江旅馆住了下來。吃早饭时,李荆璞听到叫卖《合江日报》声,于是赶紧买了一份,摊开一看,吃了一惊,!“国民党市政府成立了,国民党党部成立了,省党传开始办公了”。
  李荆璞心想,跑的真够快的,已抢在我们前头了。他草草吃完了早饭,让其它几位先在旅馆中休息,自已马不停蹄去苏联红军司令部接关糸。
  接待李荆璞是一位中将,他看完李荆璞介绍信,问:“你是牡丹江省司令员吗?”李荆璞答:“是,我党东北局派來旳,是创建牡丹江省军区,组建人民军队旳。”中将摇摇头,说:“你这军区司令員不能在牡丹江市内活动,到乡下去搞军队吧。”李荆璞很奇怪:“为什么?”中将转了一圈身体说到:“我国和国民党政府签定了友好条约,因此国民党在牡丹江是合法的,你们是不合法的。”
  这位中将把话说的很死,李荆璞觉得再多说也没用了。其实他哪里知道个中的真正原因,也并非区区一个中将,就能改变两个大国之间政治搏弈的酬码。斯大林告诫蒋介石,如果不答应苏联在中苏友好条约中提到的,苏联拥有大连港的各项特权以及外蒙的独力,也就是说外蒙从此从中囯版图上割让出去的话,苏联将东北立刻交给共产党。丧权辱国,割让土地,要成为历史的罪人这一点,蒋委员长比谁都淸楚,但对比幅员辽阔的大东北的丰富资源和重工业基地來说,真要是成为共产党天下,那可就放虎归山了,孰轻孰重他更明白。老谋深算的斯大林用这绝招,老蒋如鲠在喉,宁可背着骂名,签下这一丧权辱国旳条约。用这种方式换取一纸合法的接收抗战胜利果实。
  
  二
  李荆璞立刻找到金光侠和陶兩锋同志。一见面他们高兴喊到:“可把老师长昐來了!你带多少队伍回來的?”李荆璞只好回答:“队伍还没來到,只是我们三名干部和三个警卫员來的,他们都住在合江旅馆里,我们到那里详细谈谈吧。”金光侠马上说:“那个旅馆可住不得,匪特经常出没,情况非常复杂”。
  金光侠和陶雨锋提供满铁医院是空搂,环境比较安全。于是他们马上來到这座空无一人的楼内,锅炉暖气全被破坏了,室內很冷。他们只好在这里召开会议,三名警卫人员在外面放哨,五个人在研究如何开展下一步工作?
  大家一致认为必须在市内站住脚,如果到郊区去开辟工作,囯民党在市內耀武扬威,对我们是很不利的。几个人分析,国民党市政府的组成主要是敌伪残余势力,也就个别国民党党员。我们必须从他们手里把牡丹江的政权夺过來。于是李荆璞提议以民主人士去当市长。四人都同意李荆璞的主张。
  金光侠和陶雨锋都是周保中在苏联八十八教导旅培训的干部,与苏联红军打交道多年,又随苏联红军一起进驻牡丹江,在苏联红军将领中多做一些工作,只要得到他们支持,一切都好办。
  李荆璞第二次又找到那位中将,这次还有一位少将在场。中将问:“你有什么事啊?”李荆璞说:“建军队你们不让,总得有我们干的事情吧。”中将笑笑说:“那么你想干什么?”“我要接任牡丹江市长。”中将一愣,表现出吃惊时神态。又经过反复商量,这两位将军终于同意了,并答应派人送李荆璞去上任。小时候就机灵的李荆璞这时乘机提出,还需要武装警察來维持治安,问需要多少人?回答至少一千。最多三百人。中将很坚定回答。李荆璞心想,只要允许,至于多少你们就说了不算了。
  大家听说苏联红军同意李荆璞接任市长,都很高兴。金光侠和陶雨锋具体介绍国民党建立二、三百人武装警察,乡下还有一些杂牌队伍,都在等待国民党接收大员的到來。
  李荆璞和大家说,目前我们力量不大,但也有了一定基础,最近组织的四十多人武装警察,虽然我们党还没公开出面活动,可是民主大同盟已开始组织起來,有盟员一千多人。
  鉴于牡丹江是个省,五人组成了临时省委,一致推选李荆璞任书记,金光侠任副书记,其他三位任委员。
  会议决定大刀阔斧地干好三件大事:第一,要掌握军权,很抓武装建设,军区司令部就设在医院大楼,把国民革命军牡丹江军区司令部的牌子挂出去,把现在四十來人旳武装警察改编为军区警卫连。金光侠去大同盟动员盟员参军;陶雨锋去动员铁路失业工人参军,來参军人员一律由谭文邦副政委组织训练,枪支弹药由金光侠和陶雨锋负责,和苏联红军司令部联系解决。
  第二,要开展工作光靠武装力量还不够,还得有文化的人才干部,所谓有文化也就是识文断字以上,所谓人才比那些头脑简单的群众办事灵活一些就行,张敬之去宁安组织军政干校,招收青年学生,训练三个月分配工作。
  第三就是李荊璞去接任市长。那时的工作效率堪称空前绝后,当天晩上军区警卫连就扩大到二百多人,李荆璞的警卫员王根银调任排长。陶兩锋从苏军缴获日伪军武器仓库里运來比较新的枪枝、弹药,迅速武装了军区部队。负责保卫首长的警卫排分三个班,每个班一挺捷克式轻机枪,每个人一支匣子枪和一支苏式转盘冲锋枪。为给接任市长做好准备,和李荆璞一同前往。
  第二天早八点,李荆璞不能穿八路军服装,哪里有适合民主人士的服装,最后还是穿了一件日本军大衣,曾经被誉为双枪王身带两支手枪,由苏军司令部一位少校领着到了市政府,一进大门,立刻在搂梯上下囗及房门口都站上了我们的警卫员。
  当进入市长办公室內,三男一女,发现李荆璞和苏联红军进來,都神色紧张站了起來。苏军少校对原市长说:“这位是中央派來的新任市长,谷市长(谷怀贵)作为第一副市长,其他副市长不变动。”说完转身离去。谷怀贵由市长坐位上走下來,站在沙发根前,李荆璞坐在市长坐位上说:“你们请坐。”然后把头天晚上张敬之赶写的委任状往桌子一放,他们都站起來伸长脖往桌上看,李荆璞随后收了起來,说:“你们向本市长先简要汇报一下市政情况。”一位姓刘的副市长说:“昨天來了六个八路军,住在合江旅馆。”李荆璞故意问:“你说的六个八路今天去哪啦?”“去向不明,正在侦察中。”由于时间紧迫,李荆璞说:“今天刚上任,还有许多其它事物,改日再细谈,谷市长你把市政府的全体人员集合起來,站成方队,我要训话。”
  待院子里站好队形,谷市长介绍说:“这位是新任市长,我们欢迎新市长讲话!”大家鼓掌,有的交头接耳,“这位新市长这么年青!”“是呀长的多精神!”李荆璞向前走了两步说:“我叫李荆璞,今天和大家见面我很高兴,我是国民革命军牡丹江军区司令兼市长,由于军务太忙,每天只能不定时到市政府办公两小时,我不在时由谷副市长代行市长职权,但重要事情必须请示我。所有市政府工作人员照常工作。”这就是就职演说,真也难为这位没上过一天学,后來在战斗中挤时间向于洪仁请教,加上在延安学习,算是有了点文化底子,一个行武出身旳人,能驾驭这么个场面,也算是少有的人才。
  李荆璞中午回到军区办公室就听大同盟盟员汇报,市党部,省党专和报社的主要负责人都不见了,连那个刘副市长也去向不明,李荆璞心想这些死心塌地的汉奸、反动派,必须釆取措施,不能让他们跑了。晚上大同盟又來汇报,说市党办、省党专和报社都在搬东西。李荆璞立刻把陶雨锋叫來:“你脱了苏军服装,换上我军服装,带着警卫连,今晩半夜包抄国民党市党部、省党专和报社,把他们逮捕起來,注意收查文件。”陶雨锋问:“市政府抄不抄?”李荆璞笑了笑说:“我已接任了市长,我们怎能抄市政府啊!”
  陶雨锋汇报,抓了五十多人,重要文件一份也没搜到。审讯后勒杂人员一律放走,还有三十來人一个真正国民党员也沒有。笫二天接到苏军中将电话,问昨天夜里抓了多少国民党党员?”电话说不清,李荆璞亲自到苏军司令部,说一个国民党也没抓,抓的都是给日本鬼子干事的汉奸。中将说:“干得好,这种人就该抓!”
  牡丹江市的政权抓到手了,初步建立起武装力量。其实这只是一个良好的开端。比起哈尔滨來,应当很乐观。哈尔滨城内时共产党干部当时都被下令撤出市区。
  但是等待我们这位新上任的市长,军区司令員的李荆璞,又是一场更严酷的战斗。艰难困苦对一位勇士來说,特别是经历过那场持久残酷战争,九死一生的斗士來说,又算得了什么。
  
  二零一三年一月五日于牡丹江                  

射进室內的子弹
  一
  “呯”——黒暗中,穿过二楼玻璃窗的子弹几乎擦着李荆璞躺在床上的身体射在北墙壁上,这位经过无数枪林弹雨、久经杀场的英雄早已滚到地板上。李荆璞借着室外的暗淡的夜光,玻璃窗上的弹孔与墙壁上的弹着点平行这一点推断,黑枪是从对面二楼打來的。可对面二楼是刚刚组建的市公安局呀?
  刚刚从国民党部、市政府大员手中夺过市长大权的李司令員,上班的路上,光天化日之下遭到黑枪射击,子弾把衣袖穿出洞來,一名警卫员被击中牺牲。
  敌人是不甘心共产党顺利夺取牡丹江市党、政、军权的,国民党市党部宣传科长张福山,训练科长姜学瑢,三青团员宋桂荣等人秘密组织了“五四青年剧社”,姜学瑢、国民党省党专干事李宝林主编反动刊物——《北斗日报》,为国民党接收东北制造輿论。
  与此同时,敌人秘密组织“铁血暗杀团,主要对象是李大章和李荆璞等党、政、军领导人。
  盘踞在牡丹江北部高、张、李匪团不断进行烧、杀、抢、掠,洗劫人财。
  牡丹江一时陷入混乱的局面,猖狂的敌人已严重威胁刚刚萌生的新政权。
  “报告首长,向首长打黑枪的凶手已抓捕在楼下。”警卫向李司令报告。
  李荆璞披衣下楼。眼前的人让他惊呆了!是他!公安局长倪景阳。这是在延安时认识的老战友,这是自已非常相信的革命同志,所以才将公安局这么重要的担子交给他。他为何要向自已打黑枪?李荆璞心中一团疑雾?问题恐怕不简单。于是连夜进行突审。
  倪景阳从延安跟随大批进入东北的干部一起进入牡丹江后,在敌人的重金收买下,投敌叛变。这个软骨头接受刺杀李荆璞任务后,在二楼用三八大盖枪向北楼的李荆璞开枪射击,未成想被警卫班战士抓了个正着。
  倪景阳自知小命难保,给李司令員下跪求免一死:“司令员,念在延安老同志情意上,饶过兄弟一把!”又鼻涕一把泪一把不停磕头作揖。“说说吧,为啥要杀害于我?”李荆璞好奇问到。“我该死,我该死,我压根就不该贪财,收了他们金条來杀害司令员。”
  到此时李荆璞才明白自已信任的老同志原來已成为叛徒,成为自已身边一颗定时炸弹。李荆璞双枪一亮,叛徒立时恼袋嗡的一声,自知狗命不保,但还在垂死挣扎:“司令员,饶了狗命吧,只要留一条狗命,我愿立功赎罪。”
  于是从叛徒口中供出惊天阴谋,匪徒们在苏军撤走后,预计在五月八号、十二号、十五号这三天举行武装暴乱,从几路进攻牡丹江,以武力夺取牡丹江。
  二
  四月底,牡丹江才开始感受一点春意,街道两旁零星梅树刚刚吐出紫色花蓇朵,柳树也换去深黑色的冬服,穿上嫩绿色的春衣。满山遍野的鞑子香,如朵朵大块彩云,飘落在长白山上。但背阴山坡上的积雪依然还没化净,并且实分坚硬。
  苏联红军撤退回国,市面上谣言四起,中央军派猩猩队潜入牡丹江市;从哈尔滨來了三百多训练有素的武装匪特;蒋匪新编二十七军姜军长是杜聿明一手栽培的东北伪军、各路土匪胡子的黑头子,从哈尔滨潜入牡丹江市,召见了八支队少将司令王超、上校副司令姜学瑢,联络谢文东匪部八、九千人配合,攻打牡丹江;盘踞在宁安以南牡图线上的马喜山,正月十五的鹿道偷袭大战中漏网。这位土匪头子具说自少年时总受朝鲜族同伴欺辱,落草后经常开着火车头在朝鲜屯停靠,故意把车头水放掉一部分,令全村朝鲜族妇女头顶水桶往火车头內补水,男人要从家中把大米、各类泡菜运到车箱內,当他觉得捉弄够了,发泄完了,这才兴灾乐祸的离开。马喜山匪部多是猎人炮手出身的土匪,枪法十分了得。在追剿马匪中,在东京城南的马河西山上,我八路军团长邹世环在警卫员陪伴下视査地形。隐藏在马河村南高丽沟子內的土匪发现远远北山顶上两个人影,其中一位佩戴战刀的人在西阳映照下,那把战刀闪动亮光。土匪推断此人一定是八路军中大官。在近三华里的远距中,土匪用三八大盖瞄着那把闪光的刀鞘,只三发子弹,便击中邹团长,这位身经百战的英雄,却倒在马匪的罪恶子弹下。马喜山从镜泊湖逼近宁安城;八支队在海林以西的山市集结;付邦俊的二十五团在板院、马桥河待命……
  尽管形势非常严峻,好在事先得到敌人暴动的阴谋,给李司令充分的准备时间,调动足够军事力量,等待匪徒自投罗网,给他个“关门打狗”。
  五月七日,李荆璞把军区司令部防御力量布置好后,深夜秘密将主力部队派到匪徒必经交通要道旁边隐藏起來。先把匪徒放进市内,然后断其退路,最后以两枚红色信号弹为进攻命令,向敌人发起总攻,里应外合,前后夹击,争取完全彻底消灭敌人。
  八日拂晓一天也没见到敌人身影。参战的指战员们精神高度紧张。十一日深夜仍然安原计划布置,可潛伏一夜一直到第二天大亮,匪徒依然没有半点动静。
  不难推断,匪徒们阴谋夺取牡丹江市的计划是里应外合,很可能因內部力量遭瓦解,阴谋破产,不敢冐然行事。李荆璞深知敌人是不会善罢干休的,他们一定会寻找机会搞武装暴动。李荆璞通知各路指挥員,千万不能麻痺大意,表面上让匪徒们看不出一点破绽。街市上商贩正常经营,各类戏院、商店、饭馆、酒楼、茶社、妓院、理发、澡堂好不热闹……
  五月十二号晩上接到穆棱前线十万火急电报,我东进剿匪部队遭到谢文东匪部猛烈阻击,匪徒依托有利地形,借助強大火力,阻击我剿匪部队,想要消灭谢匪必须马上调部队增援。摆在李司令面前的两项任务都十分重要。故此失彼不可取,能否想出万权之策,变不利为有力,使被动成主动哪?
  三
  李荆璞对匪情作了深入分析,谢文东是盘踞东北四大股匪徒之一,他的主力出现给剿灭这股势历強大匪帮提供千载难逢的良机,必須派兵增援,坚决消灭这股匪徒。可十五日又是匪徒计划暴乱的日子。莫非谢文东的出现,是为了引诱我大部队出动,敌人借此城内空虚实现其险恶的暴动计划,一举夺取牡丹江市?
  五月十三日下午,伪满时兴建的牡丹江火车站的站台上挤满了武装部队,便唱着雄壮的军歌、喊着保卫牡丹江,消灭谢文东的囗号。参谋不断到车站调度室催促兵车,要提前开到穆棱前线!市政府由市长带领各界代表到车站欢送。
  十四日上午,第二次运兵专列进站,部队高唱歌曲,李司令在警卫班护卫下,大摇大摆,威风凛凛给参战将士讲了简短斗员令后,命令部队上车。李司令也迅速登上列车,军列缓缓开出牡丹江市,怒吼着向穆棱前线驶去……
  天黑了下來,李司令又和一部分指战员悄悄回到车厢內,火车又返回牡丹江。回到牡丹江后,把一部分兵力隐藏在火车站附近,在夜色掩护下李司令率领一部分队伍回到军区司令部。马上见侦察、保卫科长了解敌情。他们说:“司令員带队东进,牡丹江显得更平静了。”
  李荆璞感到敌人上钩了,眼下的平静正掩盖一场血与火的战斗。对敌斗争的部队正严正以待。李荆璞布置完已是深夜,他泰然处之躺在床上,开始呼呼睡上大觉了。
  久经杀场的老将,临阵不乱的指挥员。这就是血雨腥风中走出的汉子;枪林弹雨中九死一生的英雄风彩!
  五月十五日拂晓前,李司令被激烈的枪声惊醒,敌人的子弹不断从窗外射进屋内,他只好把桌上的电话与军用地图拿到地板上,从抽屉里摸出手电,便打电话便在地图上搜寻着。电话报告:市政府沒发现敌人,保安团发现了敌人,干校也发现了敌人。飞机场电话不通。各路坚守自卫,发生危机立刻派兵援助,李司令带领主力部队专门对付敌人主攻力量。
  经过周密安排,命外围向司令部包抄,作战科长带领修好的日军四辆小坦克在前开路,步兵在后面冲出去!
  两颗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敌人腹背受敌,前后夹击,匪阵大乱,溃不成军拚命逃跑。抓到七名俘虏,由军区政治部副主任王希克审讯,供词:兵力八百多,主攻方向军区司令部,总指挥姜学瑢,失散后集合地点牡丹江市东花园。
  在车站大部匪首和残匪拚命抵抗,梦想马喜山來接应。军区参战部队,保安团和民兵于清晨五点向敌人发起猛攻,票房子的敌人,在手榴弹的暴炸声中四处逃窜,匪徒烧的乱叫。一名匪徒拎着匣枪,在火光中被战士认出,他就是罪大恶极的惯匪,叛徒王小丁,战士们一拥而上活捉了他。王小丁曾是我军警卫连长,四六年剿匪时阵前倒戈,公开投敌,被匪首王超、姜学溶委任为营长。
  匪首王超在绝望中自杀,姜学荣溜出潛入市内,其它残匪都逃入公园,被埋伏在此的部队一网打尽。
  这场预谋以久的“五?一五”反革命武装暴乱被平定后,牡丹江市的新政权开始稳固壮大起來。光杆司令的李荆璞拥有足够站稳脚跟的实力。他还将为解放大东北输送坚強的力量。
  新中国成立后,李荆璞被共和国授予少将军衔和多项荣誉称号,担任国家部级领导人。这位穷苦孩子从缴东家几条枪抗日开始,直到九十多岁高寿离开人世,这颗黑土地上升起的将星,璀璨夺目,光照千秋!
  
  二0一三年三月二十六日   

本文由365bet网址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碧海小说,李荆璞奔赴鸭绿江进行专门的学问

关键词:

上一篇:拍错地点了,老人自剖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