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小说

当前位置:365bet网址 > 文学小说 > 【军队警察】六生(随笔) ——二

【军队警察】六生(随笔) ——二

来源:http://www.irobotLabs.com 作者:365bet网址 时间:2019-10-04 23:34

  在我们村方圆,乃至整个县上,说起杨龙儿,人都会竖起大拇指称赞他的贤能。解放前组织乡人斗地主打土豪的是他,解放后认真贯彻落实公社政策的也是他。无论是被他打过的土豪地主,还是被他批斗过的流氓无赖,也都不曾有半句怨言,就是每一届新任的乡长书记在上任前都要来他家喝杯茶,了解一些乡里的情况哩。
  杨龙儿从梨树沟下地回家,老远就听见家里哭哭啼啼的声音。一个女人在哭,另一个女人在愤恨的叫骂着,稀稀落落的,听不真切。他以为又是自己媳妇和妯娌闹别扭,心里不住哀叹叫苦。想他杨龙儿半生叱诧风云,从没有什么事难得倒他,但就是摆不平自己媳妇和弟媳之间那点破事。如果还有,那就是六生了。
  杨龙儿卸下肩上的挑子,朝屋里喊:天夜呀,又咋啦?哭哭啼啼的,像个啥样子。
  寅卯媳妇在来村长家的路上极力忍着眼泪不让它流下来,只是快步赶路。到了村长家听村长的女人连巧说村长下地去了,正想去地里寻,连巧却说这会儿应该快回来了,估计已经在路上。便坐在炕沿上等。可是她哪能坐得住呢?她的男人就那么跪在地上,身上又有病,要是被六生给打死了,她可怎么活?想着想着,眼泪再也收不住了,花花的淌。
  连巧见她这幅样子,着了慌问:怎么了?你哭啥哟?寅卯媳妇抽抽搭搭的把前因后果说了大概,临了补上一句:姐姐呀,造孽呀,六生撂下他瘫子娘走了,吃不上喝不上,我说不管,我那口子硬要管,端屎端尿,管吃管喝的伺候六年,现在好了,六生回来了,连六生也要他伺候呀……。连巧没听她说完,气得眼圈都红了,一边端了一缸子水安慰寅卯媳妇,一边数落六生的种种不是。
  寅卯媳妇在屋里听见村长的声音,忙不迭的跑出来,哭着说:杨叔,你快去我屋里看看吧,我家寅卯要被六生打死啦……杨龙儿听了这话,脑袋轰的一声响,愣了半天说:咋?他回来没几天就又闹事了?为啥么?寅卯媳妇又说了一遍,哭着喊着说再不去怕就来不及了……杨龙儿感觉到事情比他想象中要严重的多,忙吩咐连巧说:你去阳坡上找双盛,让他赶紧去董家湾寅卯家,再去阳洼上找有福,让他去乡政府把大队书记找来。说完就让寅卯媳妇快走。
  董家湾可以说是我们村的一个外来人的集中地,居住的全都是还在清朝的时候逃荒过来的外来户。原先是一片荒地,因为这里背靠着一座山,前面又是一座山,一年四季能见着太阳的时间是有数的,所以什么连个常用的名字都没有。后来有一户姓董的人,举家搬迁到这里,才有了董家湾这个名字。再后来,陆陆续续的又搬来了好多户人,有姓杨的,姓李的,姓牛的,没几年人口就上百了。
  六生就是最先搬来的姓董的那户。据说因为当时董家湾离我们村中心太远,所以村里人并没有和他们打招呼,也没把他们算做村里人。住的人多了之后,才由政府登记造册,划归我们村。由于六生他们家来的最早,后来的人家自然就把六生爹当做地主,央求收留他们。寅卯爹和六生爹
  都是读过几天私塾的人,脾气也相投,两人拜了关公,做了把兄弟。六生爹把寅卯当六生一样照顾,寅卯爹也把六生当寅卯一样疼爱,两孩子也从小一起玩,嫣然又是一对把兄弟的模范。
  那一年解放县城,六生爹和寅卯爹被杨龙儿动员起来,支援前线,一颗炮弹结果了六生爹,废了寅卯爹一双腿,杨龙儿福大命大,一枚弹片从头顶飞过,连皮都没破,只是那块儿不长头发了。杨龙儿背着六生爹和躺在担架上的寅卯爹回来时,胸前别着大红花,全村敲锣打鼓的迎接。六生娘躺在床上去不成,没有去;六生抓着寅卯的脖子说:我爹没了,你爹却在,如果你还是我的兄弟,我们俩一块儿结果了你爹,否则,我让你难过一辈子。
  杨龙儿急促的朝着董家湾的方向走,心里琢磨怎么化解这场头疼的闹剧。听寅卯媳妇说六生要找的不止是寅卯,还要找村里其他人,这自然就有他。当年他带着三十个兄弟去支援前线,唯独六生爹去了,县上给他开了追悼会,并且追认他为烈士。现在烈士的儿子却无法无天了,处理的重了对不起烈士,处理轻了估计村民们不同意,再说寅卯他爹还因为支前成了残疾人……

  “噢——龙儿……”杨龙儿突然听着有人在叫唤他,心里乱哄哄地,装作没听见,脚步也没停,只想快一些赶到寅卯家里。
  
  “噢——龙儿……噢——龙儿”没想到叫声不仅没走远,还越来越近,便停下四处张望。哦,原来是牛望全老汉。杨龙儿开口问:牛叔,你这叫我啥事?我还要赶着去寅卯家去呀?六生那个冷孙又在闹事呢。牛望全老汉听了杨龙儿说了这些,大吃一惊说:啥?六生回来了?又在闹事?又在打谁呀?
  
  寅卯媳妇看是牛望全老汉,抽嗒嗒的替杨龙儿说:牛爷哟,你快去看看吧,六生要把我们家往死里作整呀。你老人家在村里德高望重,去劝劝六生吧,兴许有你和杨叔在,六生也会收敛收敛,给我们家一条活路。
  
  牛望全是实行人民公社制度以后董家湾生产小组的组长,年年连任,是整个董家湾的领袖,也是杨龙儿最佩服的人。村里办了村学,牛望全又当了民办老师,教出了好几个高中生。假如说,这村里还有一人能让六生有所忌惮,那肯定是牛望全了。
  
  牛望全老汉叫杨龙儿本来是想问一声,在部队当兵的孙子有没有来信,一听六生和寅卯的闹场,再看看寅卯媳妇这个可怜无助的女人,把自己的事情忘了个一干二净,气呼呼的对寅卯媳妇说:走,我看他六生想给寅卯一个啥下场。
  
  牛望全老汉虽然已经是快八十岁的老人了,一把老铁锨扛在肩上,走起路虎虎生风,一点也不拖沓。三个人一前一后,小跑着向着董家湾走来。
  
  寅卯家院里院外,已经站满了人。有人在那儿唉声叹气,有人在那指指点点,一帮半大的孩子哭哭啼啼,热闹的很。杨龙儿拨开人群,走进屋里一看,两腿一软,坐在了地上……
  
  天呐,这是怎么了?难道说六生真的把寅卯给打死了?唉……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事情倒还好办了……
  
  连巧赶到双盛家的时候,双盛已经去了寅卯家,只有双盛媳妇和两个娃在家里。双盛媳妇问连巧:娃他姨,六生真的把寅卯打死了?连巧见她这样问,下了一跳说:好妹子呀,你听谁说的?双盛媳妇说:双盛刚在火盆上炖茶喝哩,董家湾银彩跑进来埋怨双盛还有心情喝茶,寅卯都不行了,你还不去?双盛这才知道这事,鞋都没穿合适就跑去了。连巧打了哆嗦,自言自语的说:寅卯真的死了?说完转身出了院子,几乎是跑着往阳洼上走去。
  
  我们村最好的地段应该就是阳洼上了,这里正处在半山腰上,一年四季阳光充足,地势又比较平坦。向上走是卫波站,每月逢三六九日,便是集会,去也方便,来也方便;向下走是几处泉水,那是全村人取水用水的地方。村里人戏说这就是县城,美气的很。席有福就住在阳洼上最中间的地方。可算是应了人杰地灵这句话,往上数三辈,他席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据说席有福太爷爷还给县太爷当过师爷哩。这一门人到席有福手里也不曾没落,席有福既当上了乡政府的文书,同时还兼任村里的书记,日子也是过的十分滋润。
  
  连巧撞进席有福的院子,还没进屋就大喊:席书记,你在么?出事啦。席有福挑开门帘探着头往外看,见是村长的媳妇,走出来说:嫂子,出啥事了,你跑这么急?你进屋说么。媳妇连巧喘着气说:席书记,我就不进去了,寅卯媳妇跑到我家找龙儿,说是六生又在打寅卯,龙儿已经赶过去了,他叫我跟你说让你去找大队书记;刚才我从双盛门里出来时双盛媳妇又跟我说她听银彩说寅卯人已经不行了……
  
  席有福一拍桌子,大叫着说:人都不行了,还找啥大队书记?再说找大队书记有啥用?连巧说:咋样处理,我一个女人不懂啊,但不能看着让六生这样胡作非为吧?席有福说:嫂子,你说的我也知道。我是说,去乡政府直接打电话报警,让公安局来处理,寻衅闹事,这是犯法的。连巧不知道怎么处理才合适,只好点头说:那你快去吧,回来的时候顺便把卫生院的人来叫上,兴许寅卯还有救……   

本文由365bet网址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军队警察】六生(随笔) ——二

关键词:

上一篇:微型小说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