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小说

当前位置:365bet网址 > 文学小说 > 富人时刻吃馒头,过路红尘

富人时刻吃馒头,过路红尘

来源:http://www.irobotLabs.com 作者:365bet网址 时间:2019-10-03 22:52

  一
  在我刚记事懂些事的时候,我就是一个街头的流浪儿。当时,我并不懂流浪的含意,我只知道自己是个小孩儿,是个别人家都有父母看着,而我却可以随处乱跑的小孩儿。
  饿了,随便要点儿吃的;晚上,随便找个地方就睡。
  隐约记得我被收留过两次,地方很大,人也很多,那里的孩子都是没家的,被管的傻傻的、呆呆的、怯怯的。我不喜欢和他们玩儿,一点意思都没有,住了几天我就跑了出来。也有个人想收留我的,给吃的、买衣服、做儿子等等,但我受不了他们的管教和约束,也是没两天就跑了出来。
  一个人,自由自在的,我喜欢。
  有一天,我跑到郊外的河里游泳、摸鱼,玩了小半天。回城的时候路过“大娟包子”店,包子的香味使我忽地感到又累又饿。我什么都没想,抓起两个包子便吃了起来。
  这个店的老板是个胖子,他正算计着每天的那点收入,想着下次再少放点肉,再买点便宜的面粉,收入就能再增加一些,还有个朋友说能买到更便宜的肉和油,这个有时间再问问。正想着,见一流浪的孩子白白拿走他两个包子,顿时火冒三丈,追过来抬手便打。
  打仗对我来说并不陌生,但这胖子的巴掌要比我们小孩的力量重得多。两巴掌下来,我的脸火辣辣的疼,包子也被打飞了。我知道咱拿人包子理亏,只是看他一眼并没说话,心里想:这两巴掌抵过那两个包子了。再看那两个包子,被我咬过几口的,已经完全碎了,馅儿也没了;另一个虽然也滚上了土,但完好无损,我捡了起来准备一会接着吃。
  谁想到胖子并没罢手,一边骂着,一边扬起他那熊掌一样的巴掌继续向我打来。我虽然是个流浪儿,敢打我的人却少见着呢!再说了,就两包子,这胖子也太过分了。
  当他的手打下来时,我顺势抱住张口就咬。胖子被我咬得“嗷”一声,然后用另一只手狠命地打我,我忍住疼痛拼命地咬住不放!最后,他那熊掌一样的手让我咬下一小块肉来。而我,一只眼睛已经肿得视线模糊。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胖子的媳妇大娟也叫喊着往回拉扯着胖子。
  胖子的手被咬得鲜血直流,气得直蹦,还想挣脱大家的拦阻要过来打我。围观的人看着坐在地上的我满嘴是血、眼睛红肿的惨样,议论纷纷。老板娘大娟则拼命扯住她老公:“别打了!打坏了,咱们可就摊事了!”
  围观的人也有说“大人打小孩太不仗义”之类的话,虽然胖子也觉得有些丢人,但一想到他白搭两个包子,还是气不打一处来。损失两个包子比手上掉块肉更让他心里难受。手上的肉能长回来,但那两个包子则是白白地赔了!可当他媳妇说“打坏了要摊事、要赔钱”,这话戳到了他的心,他立马软了下来,顺势被媳妇拉回屋里。
  围观的人见精彩的环节过去了,就散去了一些,但还有一些闲人没走。我站起来,擦擦嘴上的血,来到他门前的摊位坐下来。老板娘大娟拿着毛巾出来,想给我擦脸,我用手挡住了她,然后指着在屋里张望的胖子说:“让他出来。”
  老板娘赶紧赔笑:“你消消气,一会我给你上点药。要不,去医院?”
  胖子已经用纱布把自己的手缠上了,横端在大胖肚子前,时不时的咧下嘴,看来是挺疼的。我的脸上和身上,有几处也是火辣辣的疼,但我挺得住。他闪在门里,听着我们说话。
  “谁打我,我就跟他没完!”我的犟劲也上来了。
  “好孩子,别生气了,我给你弄点吃的,然后给你买点药。你看他也吃亏了,手不是被你咬坏了吗?这手一坏,几天都干不了活了。”
  “干活?店还想开呀?”那时我虽小,却凶狠劲十足。
  胖子在门里听得真切,推门冲了出来:“小兔崽子,你想怎么着?”
  老板娘怕再打起来,赶紧去拦他。
  “惹了我,这店你就别想再开下去。除非,你弄死我。”说实话,我真的不怕死。有时甚至想,如果能有人赔条命,死了也值。
  胖子一听火又上来了,进屋抄起一把大菜刀出来:“小兔崽子,今天我就宰了你!”
  我没动,也没说话,只是看着他。因为没有人拦着他,他的刀只好自己停在半空中,这让胖子很尴尬。老板娘从惊呆中反应过来,一下扑过来,一边夺刀一边把他推进屋里。
  过一会,胖子招呼我进屋“唠唠”,可老板娘死活不肯。她是真怕她老公宰了我。她不明白,那刀既然在半空中能停下,就再也不会落下来了。不知道这两口子磨叽了半天什么,老板娘拽门的手终于松开了。
  “你还想怎么着?”我进屋后,胖子老板的第一句话。
  “关门。”我强硬的态度没变。
  “你把我手咬坏了,我打了你几巴掌,你不吃亏。我这么大人,要是诚心打你,能把你打废了,还不是看你是个孩子!”
  “别废话。打人就不对,打我就不行。不关门我就天天来,早晚把你这店搅黄。”
  “小兄弟,我领你上医院看看去吧?”胖子的态度变得可真快。怪不得他要进屋唠呢,在外边怕丢人。
  “不用。爷不怕打,几天就好。”
  说话间,这老板娘拿着毛巾慢慢地帮我擦了脸,又拿来什么药水抺上,脸上的疼顿时好了许多。这老板娘一看就是个心慈面善的人,尤其是她帮我擦脸时,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慈爱通过她手里的毛巾直通我的心里。
  “小祖宗,我服了,我服了行吧?”胖子露出求饶的神色:“以后我家包子你随便吃还不行吗?”
  不知道是老板娘的行为感化了我,还是我想要的就是“服了”这两个字,心中的火气瞬间无影无踪。
  “来两包子,不,三个。记上账,以后有钱还你!”
  老板娘端来一盘包子,又拿来小菜和一碗汤。我一口气吃了四个包子。
  “我看你小子挺有‘刚’的,要不,你在我这干点啥,我管你饭吃。”胖子不知道又在打什么主意。
  “刚才还说随便吃呢,怎么变卦了?”
  “不是,我是想帮你走上正路。”
  “你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人,还帮我走正路呢。你家……”我看看老板娘,一时不知怎么称呼:“你家我姨是好人。”
  胖老板一听乐了:“小兔崽子,你知道个屁呀,还好人坏人的。偷人家包子是好人坏人?”
  吃饱了,喝得了,这风波也就过去了。
  一天,我坐在路边晒太阳。忽然想起“大娟包子”的老板娘来。不知道为什么,她给我擦脸抺药的情节总是在我心头萦绕。有妈的人,是一种什么感觉呢?我想,有妈也好也不好,有妈才能得到母爱才能有人呵护,但却多一个管教和约束自己的人。但如果一定要有个妈,我希望有一个像老板娘那样的妈。
  我正想着,一个小姑娘来到我面前,放下一袋吃的转身走了。她弯腰时我只注意她手里的东西了,竟然没注意她的脸。现在,只能看她的背影了。如果从个子上看,她应该和我年龄差不多。衣服、裤子干净又合身,两个辫子黑黑的一晃一晃的。像我这样的人,给我吃的、给我钱花,这没什么可奇怪的,但和我同龄的人给我东西的并不多。不知道为什么,这女孩的背影给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象。走的很远了,她回头看了看我。没错,虽然很远,但我可以断定,她是个漂亮可爱的小姑娘。
  我冲她挥手。远远的风里,她也挥了一下手……
  
  二
  时间的流逝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所以,我并不在意时间过去了几年,我只知道,像我这么大的孩子都已经上初中了。
  有一天,我在一个稍稍背静一点街道里漫无目的地走着。忽然看到一群学生(有男有女)围住一男一女两个学生,并开始打他们俩。看个头,应该是和我年龄相仿的。我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看热闹。被打的男生一声不吭,也不还手;被打的女生则一直在求饶。一群人打两个人,人家不还手,他们却越打越狠。再后来,他们竟然逼着那两个被打的学生脱衣服。
  “这个太不仗义了。”我心想着。
  那两个被打的没了辄,背过身去,好像是真的要脱衣服。这时我发现,那个女生的背影,好像是给我零食的那个女孩。我再仔细看看,是,就是她。
  那一次,那个小姑娘给了我一袋零食,那是孩子们喜欢的零食,而我则是第一次吃这种好吃的零食。从那时起,我常常在放学时间到学校门口观看学生们的背影,但每一次我都很失望。后来我想,她既然在大娟包子店附近给的我吃的,说明她家应该不远,至少她应该经常路过这里。于是,我就在放学的时间等在这里。
  果然有一天,我又看到了她的背影。她,还是那身的衣服,还是那样的步态,还是那两个一晃一晃的黑黑的辫子。那以后,又见过几次她的背影,也知道了她放学的大概时间和她家的大概位置。只是,一直没见过她的脸。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背影总是在我的脑子里晃,就像那两个黑黑的小辫子。
  这么一个可爱的好姑娘,今天,竟然被一群人围起来打!
  我一踅摸,旁边一家门上顶着个棍子。我不声不响地抄起棍子走向那群人。中间有一个个子最高的,他咋呼得最欢。
  我用手一推后面的人,说:“让一让。”
  那人只顾看前面,不知不觉中闪开了地方。我瞄准那个大个子的后脑海,猛地就是一棍子。这小子应声倒地。然后我冲向第二个目标,就是打人第二卖力气的人。但这第二棍子被他躲开了,因为这第一击已经惊动了大家。我不肯罢休,拎着棍子就追。没想到这小子跑得还真快。没办法我回头开始找第三个人。也许是我见人就往死里打的狠劲吓到了他们,他们都躲得远远的,但却没有离去,可能是惦记着那个被我打倒的同伙吧。
  我用棍子指着他们:“一群人打两个人!有种跟我打。谁过来,你?你——”我一个一个的指他们,但他们谁都没有胆量站过来。我有些失望,这样打仗不过瘾。
  一个流浪儿,衣服自然很破,但就是因为破,它才可以随风飘舞;我的头发好久没洗了,但就是因为没洗,它才可以迎风站立。此时我感到了自己“英雄”般的威武与帅气!
  “喂,哥们儿,我们没惹着你呀!”有个小子壮着胆子喊。
  “他俩是我的朋友!”
  “啊,不知道是你朋友啊,误会误会。”
  这时,那个被我打倒的人挣扎着要起来。我过去用棍子顶住他的脑门:“你刚才是被我打倒的。服不服?”他一张嘴,吐出一口血来。
  “你那帮朋友谁也不敢上来和我打。今天我饶了你,等你养好了伤,可以来找我,我总在这个街上转。”说完我仔细看他的眼神,看得出他不是我的对手。
  “记住,以后不要欺负我的朋友。”我冲着外圈的人大喊道。
  “好的,好的,都是朋友,我们还要关照他们呢!”
  “滚吧!”
  他们上来,架着那个受了伤的走了。
  我回头看看被打的两学生。男的解气了、高兴了,一个劲地说:“谢谢哥们!”女生则仍然在发抖。
  我第一次近处看她的脸,虽然被吓得惨白,却不失美丽。我转脸问那个男生:“挨打为什么不还手?”
  “好汉不吃眼前亏!”他说。
  “妈的,软弱还能说出道理来。”我心里想着,没再说什么,走了。走了很远,我回过头看到:那个男生,扶着那个女生,走向了回家的路。
  
  三
  有些时候,我有些厌倦人类的社会,更喜欢到大自然中去。一天,我又到郊外的河里去捕鱼。这里藏着我的一个鱼篓子,是别人扔的,我用旧鱼线把它补好了。里面放上鱼食,我把它沉到河底便上山了。我在山上玩了大半天,采了些蘑菇和野菜,来到河边拽出鱼篓子,哈,还行,网上来的小鱼小虾得有二斤。眼看太阳快落山了,我往回走,正好路过山角下的一户人家。这户人家并不在村子里,但距离村子也不算太远。我想喝点水,如果可能给顿饭吃当然更好了。
  “有人吗?”院里没人,我冲屋里喊。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进来吧。”
  我进屋一看,一个老头仰在床上看书呢。再看屋里,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和用品,到处都是书。他躺着,我站着。好一会,他才从书中回过神来,侧脸瞅我一眼:
  “哦,给我送好吃的来了?放灶台上吧。”
  我仔细端详这老头,他的头发、胡子、眉毛全是白的,白的纯净而又好看。
  “这得多大岁数能白到这种程度?”我心里想着,将手里的鱼虾、蘑菇和野菜放在灶台上,然后在水缸里舀了半瓢凉水咕咚咕咚喝了下去。见老头继续看书不理我,就来到院子里。整个院落能有半晌地大,种着各种各样作物,还有果树、葡萄等。房前一个木制的凉棚,一看就是自己搭的,但却不失精致。棚子里一个木榻,上面铺着席子。看来这也是老头经常乘凉睡觉的地方。我试着往木榻上一躺,嗬,还真舒服。
  老头虽然不和我说话,但并没有撵我走的意思。于是我安心地躺在凉棚里,望着远处绚丽的夕阳,思绪渐渐飘向远方。不一会,我便进入梦乡。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神仙来找我,说要度我成仙。正在懵懵懂懂之时,老头叫醒了我。原来,这香味扑鼻的饭菜已摆上了凉棚下的小桌。老人家喜滋滋地回屋拿来一壶酒!
  “你今年多大了,叫什么呀?”老者问我。
  “我没名没姓,也不知道自己几岁。不过,小时候和我个头差不多的孩子,现在都上初中了。”我说着,又想起了大铭和巧儿。

东门口有一家包子铺名曰时辰包子,皮薄馅多,一元一个,加之地理位置极佳,地处客运站火车站交接处,南来北往的都要在他家吃一口包子,生意特别的好。

这些天,包子店每天下午总有一个老头光顾,每次都要一桌包子,自己吃点,让老板娘也出来吃点。其实这个老头是个老主顾了,以前只是每天早晨来吃几个包子当早餐,顺便跟老板娘谈谈心,老板娘也很照顾这个老头。                                            但是最近这些天确实有一些反常,吃包子从早上改到了下午,而且每次都要很多包子,还要让老板娘陪他说话,每次走都给100元结账还不让找钱。

老板娘每次也都挺客气的陪着这个老头吃包子。

这个老头有三个儿子,三个儿子分别是外地三家大公司的老板,因为工作忙,儿子们从来没有管过他,只是每个月给老头打很多钱让老头自己过日子。

老板娘虽然知道老头的家庭状况,但是对老头最近这些天的反常表现非常怀疑,于是老板娘就去打探原因,可是一直没有结果。      老板娘只好通过跟老头谈心,想要得到点什么消息。

好在这天老头的心情不错,说出了原因。

原来老头去医院查出自己已经癌症晚期了,这些年他也没有朋友,只有老板娘一个肯陪着他说说话,他害怕自己死后没人送葬,就想让老板娘替他送葬,但又怕老板娘不答应,所以就每次假借吃包子,结账给很多钱,想要收买老板娘帮他。

老板娘听了后,耐心地说道:“老大爷,你放心吧,你就算不吃包子,只要是我的朋友,我就会替你办理后事!”

接下来几天,老头断断续续来了几次吃包子。再过了几天,老头就过世了。

老板娘放下生意兴隆的包子店,立即关门停业,去帮老头办理后事,等到办理完成后,老板娘收到一封快递,里面竟然是老头的亲笔信和一张百万元的支票。

本文由365bet网址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富人时刻吃馒头,过路红尘

关键词:

上一篇:最从容安排

下一篇:【江南】四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