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小说

当前位置:365bet网址 > 文学小说 > 友情故事之友谊和爱情我都想留

友情故事之友谊和爱情我都想留

来源:http://www.irobotLabs.com 作者:365bet网址 时间:2019-09-30 18:47

图片 1
  早春二月,寒风依然冰冷。细雨犹如情人的眼泪,漫天飞舞,滋润着干渴的土地,也滋润着紫娟麻木的身体。她孤独、单薄的背影让人看着心生怜惜。紫娟漫无目的地走在飘雨的河岸上,仿佛走在时光的轨道里,眼前闪过许多人,许多事,都如过电影般一幕幕出现。
  远处,有几棵怒放的腊梅傲然挺立。小巧而精致的花苞,散发着沁人心脾的香气,直击人的内心深处,紫娟用手怜惜捧起花朵,这些花儿清丽、淡然,默默在春雨的洗礼中怒放,虽然有的花瓣飘落,但花魂依在。紫娟把花朵紧紧贴在脸上,内心感到无比凄苦,她没有人可以倾诉,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忽然,紫娟又开始了惊天动地的咳嗽,她慢慢蹲下身子,苍白的脸因为剧烈的咳嗽变得通红起来,一声接一声的咳嗽如同狂风暴雨般猛烈。她痛苦地闭上眼睛,剧烈的咳嗽让她喘不上气来,身体仿佛被掏空了一样,她如同一滩软泥般坐在地上,鼻涕和眼泪一下子全部出来了,真是狼狈不堪。整整一个月的咳嗽和工作上的压力,让她苦不堪言。紫娟一直都是一个骨子里好强的女子,在任何事上从不肯轻意低头。但这次的重感冒却像常住在她的身体里一样,始终不肯走。
  紫娟小巧的身体似乎承受不了这一切,这只是身体的不适。而让她感到不适的是,老公淡然、冷漠的眼神,更让她感到心寒。风雨二十年了,紫娟熟悉老公的一切,犹如了解自己的身体一样。老公名叫冯涛,是位很有心计的人。刚结婚的时候,冯涛也是激情满怀的人,那明亮的眼睛,饱满的额头,灵活、矫健的身体,还有幽默的话语,爽朗的笑声让人感慨,青春无敌,青春万岁。但岁月是一剂摧毁激情的毒药。没完没了的家务琐事是药引子,活生生把一个充满激情的人变成寡言少语的中年大叔。
  冯涛在单位是办公室主任,是个不大不小的官,却有着承上启下的作用,对上有着会看领导的眼色办事的能力,对下有着服众的本事。一个单位就是社会的缩影,形形色色的人,在单位里都有,冯涛扮演和珅式的人物,要达到人人满意,这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十几年来,冯涛以自己的努力练就了处世不惊的生活态度。练就了一副钢铁之身,三寸不烂之舌。对人永远一副笑脸,人说笑面虎。紫娟看着都难受,那是一张皮笑肉不笑的脸,笑容过后立马变成冷脸,比变脸还快。
  以前,冯涛还有心情和紫娟说说单位的人和事,孩子和家事,以及社会的奇闻怪事。可是,最近这些年来,冯涛的话是越来越少了。也许是年龄大了,也许是烦心的事太多了,冯涛回家后,总是沉默不语,很深沉的模样。有时候,紫娟问急了,只有一句,太累了。说完,钻进书房里,反锁上门。紫娟不知道,他在里面干什么?也不想知道,也许,时间太长了,早已麻木了。紫娟不知道冯涛是心累还是身体累。总之,两人的话题越来越少,沟通越来越少。
  虽然,他们还像正常夫妻一样睡在一张床上,但两个人从不越雷池半步,友好相处得像好朋友一样。寒冷的冬天,虽然,紫娟将暖气开到最大,但这个家丝毫没有暖意。紫娟睡到半夜醒来,月光温柔如水,如同一道薄雾笼罩着屋子。紫娟默默注视着冯涛的脸,这张脸也许只有在睡梦中,才是真实的脸。白天,他要伪装很多张脸,只有夜里,这张脸才会像婴孩一样纯净。紫娟忍不住伸出手来,抚摸着这张沧桑的脸,而这张脸不知做了什么梦,正梦呓着,嘴角轻轻抽动着,又急急地喊着:萍,等我,等我。冯涛的手紧紧抓住了紫娟,紫娟一愣,脑子一片空白,举到半空的手无力垂下来。没想到,冯涛心里有别人。这张脸在单位扮演着各种角色,在家里,依然没有停歇,心里依然装着别人。
  紫娟知道自己是失败的,一切的努力都是白费。自从前年儿子去了外地上大学之后,紫娟和冯涛之间更是隔了层纱。虚无缥缈得就如山间的云烟,永远看不清冯涛的心。紫娟望着镜中的自己,整个一个怨妇模样。不知道是自己厌倦生活,还是生活厌倦了自己。儿子与自己的联系也越来越少,过年的时候,儿子带着女朋友回家,只住了一晚,第二天,儿子就和女朋友回了东北,那是女孩的家。走的时候,留下一句话,这个家太冰冷,没有过年的气氛。紫娟不开心,但也没办法,眼睁睁看着孩子们走了。而冯涛却说:儿子大了,由不了娘了。随他们去吧。大年三十,紫娟坐在冷清、空荡荡的客厅里,刚煮好的饺子还冒着热气,冯涛吃了几个,便说头疼去睡了。
  窗外,夜空烟花绚烂,鞭炮声不断传来。电视里,春节晚会里优美的歌声起伏在空房间里,紫娟默默坐在沙发上,眼睛盯着电视。却没有看进去,孤独犹如死海般沉静,忧伤充满整个房间。紫娟不知为什么眼里竟满是泪水,而此时,咳嗽又如炮火一样突袭而来。紫娟在泪水纷飞中痛苦地咳嗽着,窗外的鞭炮声也跟着凑热闹,掩盖着紫娟那颗寂寞的心。紫娟好容易咳嗽慢些了,她慢慢挪进厨房,倒了一杯热水。走过书房时,她听到冯涛正在打电话,声音很低,她几乎听不到,紫娟却听到那语气是异常温存,这语气,这声调,紫娟好多年没有听到了。大年三十晚上,冯涛却打给另外一个女人。紫娟冷冷一笑,这也许就是人生,就是真实的生活。生活在一个屋里,夫妻却如同陌路,她明白了,儿子不愿意在家过年的原因。在这样一个家里生活,犹如行走在沙漠中一样,没有希望,没有生机。
  
  二
  生活的天空没有了颜色,变得灰暗一片。不知从何时起,紫娟变得疑神疑鬼起来。每次洗衣服,她都会把冯涛的衣服口袋全部掏一遍,冯涛不在家的时候,她会搜寻家里任何一个角落,捕捉冯涛留下的任何蛛丝马迹,她甚至偷偷跑到冯涛单位的大门口,藏到大树后,偷偷跟踪着冯涛。她有些神经质的强迫症。她也说不清为什么这样做?但是,越是这样做,越是知道事情的真相,她变得越来越无力起来,最后连跟踪的力气都没有了。
  说真心话,紫娟不想离婚,儿子那么大了,她不想让别人在背后说三道四,早在很多年前,她就感觉到冯涛的不对劲,但花心归花心,冯涛玩过一阵后,还是会回来的。紫娟一直维持一种假象,一种他们很幸福的假象。紫娟心里狠狠地说:冯涛,你等着吧,我就是死,也不会离婚,除了这种报复,我别无选择。女人最宝贵的时光过去了,还能剩下什么?只有无边的痛苦与等待。紫娟的思想是老旧很传统的人,紫娟的婚姻是一纸婚约,但更像一个缠绕在她身上的枷锁,她无力挣脱,无力的自己都感到软弱。
  一天,冯涛在房间接了一个电话,就急匆匆离去。紫娟偷偷跟在他身后。在一家装修豪华的酒店里,紫娟终于见到那女人了,那女人年轻,漂亮。三十多岁的年纪,有着火一样的激情,春水荡漾的眼睛,妩媚迷人。饱满的胸部,如同盛满了烧酒一样诱惑着男人。冯涛与那女人见面后,脸上竟绽放出笑容来,身上的肌肉明显活跃起来。腿脚也灵活起来,仿佛春日里快乐的鸟儿。为那女人殷勤点菜,倒酒。说笑间,眉眼之间自有一股活力在里面。他们好像有说不完的话题,时而低头相拥,时而肆意娇笑,时而眉目含情,冯涛更是眉飞色舞起来。紫娟用纱巾包住脸,偷偷站在餐厅外面的玻璃窗一角,她眼看着冯涛将手按在女人手上,女人含情脉脉地娇笑着,红唇如夏日般的玫瑰花迷人。那眼神犹如带了钩子,勾得冯涛迷醉其中。
  耳边传来一首伤感的歌,紫娟如同泥塑木雕般,呆呆傻站着,不知是时间静止了,还是人生静止了。她就这样一直盯着他们,看他们窃窃私语,看她们相依相偎。紫娟的泪水流了出来,直到泪如雨下,直到看不清眼前的一切。
  她想起了一位诗人的诗:他不是你的烟火,你也不是他的烟火,你们注定不会燃起火花。她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在大街上,她不想再看下去了,脚下的路不知在哪里,不知走向哪里?脑子里只有冯涛和那女人风情无限的画面。一场无情的大雨下了起来,淋湿了她的心,她的身体。她恨自己的懦弱,为什么不走到冯涛面前,狠狠给他一个耳光,可是,这有用吗?这会更加速这个家毁灭。
  不知在雨中走了多久,雨是越下越大,紫娟越走心越冰冷,眼前出现了幻境,逝去的母亲苍白的脸就在眼前,她在耳边说:娟儿,不怕,来妈身边吧……想当年,母亲在紫娟十岁的时候,就上吊自杀了。起因也是因为紫娟的父亲要与母亲离婚,父亲恋上别的女人。母亲想不开,早早去了另一个世界。紫娟目睹了母亲上吊后的惨景,一直心有余悸。没想到,自己的命运和母亲的命运一样悲惨。一样的无可奈何?紫娟茫然望着远处,感到雨不再下了。身后有一把雨伞打在头顶,一位瘦高男人进入紫娟的视线,他把大衣脱下,披在紫娟身上,轻轻说道:你没事吧?一个人在大街上晃悠,这车来车往的,太不小心了。紫娟怒不可遏地一把打掉男人手中的雨伞,将大衣塞到男人手里,我不认识你,不管你的事,走开。说完,疯了一样跑在大雨中。男人紧紧跟着,紫娟跑到火车道口边,泪流满面,这男人提醒了她,与其这样卑微地活着,不如早早离开这个尘世。远远地,火车呼啸而来,紫娟慢慢走下站台,母亲的声音向她召唤,离开这个尘世,一切痛苦就没有了。紫娟闭上眼睛,慢慢走上火车轨道,男人冲了过来,一把抱住紫娟,一股巨大的气流冲过来,掀起紫娟的长发,火车飞驰而去。
  男人抹了抹脸上的雨水,定定望着紫娟,喘着粗气说:你疯了,为什么做傻事?紫娟一愣,脑子没转过弯来:是你救了我,是我不想活了。你为什么要救我。男人拉过紫娟,诚恳地说:愿意听我说吗?世上不是只有你是悲伤的。我也是其中一个。就在那家酒店,我和妻子吃最后一餐,我们离婚了。她心中有别人,我不能忍受她和她的情人秘密来往。在我面前还要装着和我过得很幸福的模样,真是可笑。离婚是我提出来的,她同意了。我本来还心存一丝侥幸,希望她能回头。但她说,谢谢我放了她。我们走出酒店时,我看到了你,你幽怨的眼神,楚楚可怜的背影,一直偷望着酒店里吃饭的那一对男女,我立即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因为,我从你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看到颓废的自己。我本来想,离完婚之后,我会脱离红尘的牵绊,到深山的寺庙中了结一生。但是,冥冥之中,我遇到了你。我不能眼看着和我一样的你,颓废悲伤。我们都是受伤害的人,为什么还要承受这么多痛苦?还要自己折磨自己?
  紫娟抬起泪眼,哽咽着哭诉:我做错了什么,老天要这样对我?男人摇摇头:你没有做错什么,我们都没有做错什么。错的是我们遇到错的人。我一路跟着你,我们的心情是一样的。我一路也在沉思,这也许是我们人生的一个死结,但我们如果找到结口,打开死结,也许生活是另外一个样子。相信我,两个没错的人在一起,一定是对的。说完,男人轻轻笑了,露出洁白的牙齿。你好,我叫扬普。答应我,从现在起,不想别的,只想想我就行。还有,你叫什么名字,我连想我的人名字都不知道啊?
  紫娟苦笑道:我叫紫娟,你是我什么人,为什么要想你啊?杨普一本正经地说: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走吧,你想别的人,会头疼,想我不会头疼,明白吧。这是傻瓜的逻辑,每天吃了睡,睡了吃,就不会想不开了,我们都做傻瓜就行了。对了,你咳嗽得厉害,我明天陪你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杨普一直送紫娟回到小区门口,这才离去。望着杨普高瘦的身影,紫娟从不信缘分,可是,这次却相信了。杨普就是老天派来拯救自己的。
  
  三
  第二天,杨普一大早就来到小区门口,等到紫娟,一起去了中医院,杨普说紫娟的病,要中药好好调理一下。西药是根除不了病根的。杨普又盯着紫娟调皮笑道:你的心病还要我来医。别人是没办法的。紫娟不动声色地看着杨普,你不恨你妻子吗?杨普望着车窗外,恨过,但恨过还是原谅了她。想想给她自由就是最好的放手。因为,我记得有这样一句话:如果爱,请深爱,如果恨,请忘记。所以,我不恨了,也释然了。你什么时候,想通了这一点,你也会放下了。你现在最主要的是看好你的病。
  紫娟点了点头,从这以后,紫娟成了中医院的常客,她每天做的事,就是上班,回家,每天熬一副中药,中药极苦,浓褐色的药水难以下咽,杨普笑道:你要不喝,我可是硬灌了。说完,拉着紫娟就要灌,紫娟只好硬着头皮往下喝。有了杨普的监督,紫娟的咳嗽好了许多。杨普更是每天开车接送紫娟上下班,无微不至的照顾让紫娟冰冻的心有了复苏。杨普经常的到来,这房间也变得温暖起来。而奇怪的是,冯涛好多日子不曾回家了。
  有时候,紫娟甚至怕冯涛回家撞到杨普,不知冯涛会怎么想?但是,冯涛根本没有回家,紫娟明白,她和冯涛是两个世界的人,这场没有硝烟的战火慢慢就要熄灭了。这个家,是自己一手建起来的。想当初,一家人住在出租屋的情景,还历历在目,虽然穷,但快乐。但现在,日子好了,冯涛也变成别人的老公了。杨普每次来,都给紫娟带很多好吃的,而自己却不肯吃,总是静静看着紫娟吃。紫娟望着清瘦的杨普说:要拯救别人,先要拯救自己。你瞧瞧你,瘦得跟竹竿一样了。我明白,你的内心和我一样痛苦,你不该走入这场情感的旋涡。说着,泪水慢慢流出眼眶。杨普用手摸摸紫娟的肩膀说:别难过了,有得必有失。你好好看看我,我也不错的。你离了婚,我们凑一家,这叫谁也不耽误。对吧?

A我爱上好友的前女友紫娟 我和紫娟依偎在沙发上看电视。沙发很宽,我们却偏偏要挤得不留缝隙。既然爱了,就要表达出来,这没什么不对的。我喜欢这种亲密的感觉,特别是在每天下班回来后,知道家里还有个人等着,而这个人,是爱着且需要着自己的,内心里就充满了踏实。 紫娟的发稍拂在我的耳朵上,弄得我好痒。我的心思已经不在电视上,里面演绎的任何故事都和我的生活没有关系了,我把鼻子凑过去,贪婪地嗅着属于紫娟的气息。外表上她和大街上走过的任何一个女孩子没有什么不同,她乌黑直顺的长发,是每周六下午在街对面的发型设计中心花两个小时护理来维持,她的五官谈不上漂亮,但也不能说丑,特别是在化了妆以后,她的艺术照会让你觉得是某个港台明星---我已经决定娶她做老婆了。 美好总是被突如其来地打断---我的手机铃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是阿甘的。我给阿甘选择的标识是一只可爱的小猪,顿时,我像一只被刺破的气球,膨胀着欲望的柔情蜜意瞬间就瘪了。紫娟是阿甘的前女友,昨天阿甘和我一起到酒吧喝酒时,还说心里一直记挂着她。阿甘是个老实人,从中学到现在,他一直把我视为他最好的朋友。 阿甘的感情郁闷,他的事业也正在低谷,他很后悔没有珍惜和紫娟的一段情。一杯杯的白酒下肚,阿甘拿出手机,他说他好想好想听到紫娟的声音,哪怕骂他也好,或许会有千分之一的机会能让他们重新开始。他们分手半年了,他并不知道紫娟已经成了我的女友。阿甘说要给紫娟打电话,我的心就提到了嗓子眼。 我不知道紫娟会不会接电话,接了电话又会如何?但是我却丝毫没有理由去阻止他---这样的场景,对于任何一个男人,都是煎熬。我的眼睛追随着阿甘的手,他拨通了紫娟的电话,紫娟也接了电话,阿甘出去了五分钟,那段时间尤为漫长,我的脑海里翻腾着各种想法和判断---是的,这个场面完全可以拍电影了。带着满脸的失望,阿甘回来了。“紫娟说她现在有人了,我说祝她幸福。可是,如果我哪天在路上见到了,我可能会杀了那小子!”阿甘左手痛苦地撑住头。看着他痛苦,我比他更痛苦。但是我不能说。 阿甘的电话让我和紫娟像触了电一样立即从各自的位置上弹跳着分开,紫娟躲到另一间屋子里,关了门,似乎是怕阿甘闻到了她的气息。很多次了,我和紫娟的甜蜜就这样被冲散。即使在阿甘没有电话的时刻,我们自己也会被自己的担心给吓倒。“要是阿甘知道了,会怎么样?”“没关系啊,我和你在一起是在和他分手之后。我都不怕,你怕什么?”紫娟总是一副无所谓的表示,那么轻描淡写,让我都怀疑,她和阿甘是否真的爱过? B忽略让我失去琴的爱情 我和紫娟相熟,是在她和阿甘分手之后。那天我在车站看到一个眼睛挂着泪珠的女孩。她的眼神迷离,长长的睫毛上沾着晶莹的泪液,薄薄的嘴唇轻轻翘起,有着怎样的委屈和伤感呢?那不是紫娟吗?两片薄唇我见过的,她曾不避嫌地对着呆呆的阿甘吐着甜言蜜语,惹得我好生羡慕---那时我的琴已经离开了我,因为我的忽略。我一度以为她作我的太太是理所当然的事了,就把时间和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她无法忍受我的忽略带给她的寂寞。琴走的时候,我并没有太多的难过,但是,那天看到紫娟对着阿甘轻言细语,我内心里敏感细腻的神经被触动了。那样的时光,我也有过的。 往事不能再提,从那天起,我就陷入到深深的痛苦中,琴,对我是有着特殊意义的。她和我一样,从小成长在一个并不和睦的家庭里,比我更可怜的是,她的父母离婚了。我们十几岁就离了家,我到武汉读书,她出来做生意。我们的相爱是因为相怜。 记忆中我的童年充满了父母的争吵,那是一个儿女成群的家,却显得乌云密布。母亲很早就到汉正街来做生意,做生意的钱是她自己借的。八十年代初的几万块,很值钱的。她受够了家里的沉闷,她和父亲见面就会很火药地提到离婚。那年那月,离婚还是个很生的词,一听到,我就会捂住耳朵。对于父母的不和,我能做的,也只有掩耳盗铃了。我好羡慕别人家里亲切友好其乐融融的气氛。我极为自卑又极为骄傲,我不想让任何人看到我内心的悲哀。所以我在陌生的城市里努力地扮演一个快乐的角色,朋友的认可就是我生活的兴奋剂。阿甘是我的铁杆追随者。他不知道我的过去,只看到我开朗的一面,觉得我什么都行。我需要这样的朋友,也许我对他并不感冒,但是他的尊重和信任对我很重要。为了这样的朋友,我打肿脸充胖子都无所谓。

本文由365bet网址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友情故事之友谊和爱情我都想留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