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小说

当前位置:365bet网址 > 文学小说 > 你打我吧,李二狗的试卷

你打我吧,李二狗的试卷

来源:http://www.irobotLabs.com 作者:365bet网址 时间:2019-09-30 18:47

  微风轻抚,花香四溢。二狗丝毫感受不到这些美,他拿着试卷,低着头,拖着沉重的步子走着,走着……
  二狗刚到家门口的时候,他娘正拿着洗衣棒在捶打衣服。二狗娘见二狗拿着试卷,一个箭步就过去接过了卷子。霎时,二狗娘的眼泪滴滴答答的打湿了那个又大又红的圆圈。二狗低着头说:“娘,您打我吧。”二狗娘,看了看二狗,哽咽地说:“儿呀,你爹死得早,娘就指望你能好好上学,将来出息了,我死了也好跟你爹交代呀,下次你可要努力呀!”二狗使劲地点点头。
  二狗白天上学,晚上帮他娘去河里捕鱼。他娘由于长期在水中泡的缘故,得下了关节炎,每逢要下雨的夜晚就疼得直捶打自己的双腿。那时,二狗总是抓住他娘的手说:“娘,您打我吧,打我吧……”二狗的娘哭,二狗也哭,二狗娘说,等二狗考上大学有了工作,她就去治疗,二狗说,他一定不能让娘等那么久。
  又过了几周,二狗又拿着试卷回来了,他娘满怀期望地迎上去。二狗扑通跪下说:“娘,您打我吧!”二狗娘扯过试卷,把那个红圈圈撕的粉碎。二狗的娘泣不成声,二狗泪如雨下。那天,二狗娘不去捕鱼了,说要陪着二狗学习。
  第二天清晨,二狗没有吃早饭就上学去了,他娘醒的时候,只看见一筐鱼和一盒伤湿止痛膏。
  二狗的娘想让邻家的李三给二狗带盒饭,二狗娘炒了鸡蛋饭去找李三请他交给二狗。李三娘闻声出来,笑嘻嘻地说:“婶子,你们家二狗可真刻苦呢,早饭都顾不上吃喽,一定每次都是双百分。”二狗娘,只是笑笑,默默不语。李三娘得意洋洋地说:“不过我们家三儿今年可真是突飞猛进呐,这两次居然考了满分。”说着还跑去拿出了李三的卷子给二狗娘看。
  李三呆了,二狗娘也呆了,只有李三娘笑得眯成了一条缝。二狗娘对李三说:“三儿,你还帮我带了些生活费给二狗,就说叫他好好学习,像你一样考满分。”然后,二狗娘转身就跑了。
  
  那天,二狗拿着一根竹条回家,跪在他娘面前,说:“娘,您都知道了,请您打我吧,我不该骗您,更不该用成绩交换别人的钱,可我不想看见您那么难受,连药都舍不得买。”
  二狗娘留着泪水:“娘买,你现在就去把钱还给人家,你不能那样做呀,那样岂不是害了人家吗?”
  二狗听后,一溜烟就跑去了李三家。   

李二狗走在枯黄的田垄上,两手无助地下垂,眉头深蹙,望着前方一座孤零零的石头砌成的房子,白色的炊烟是如此的醒目,一截一截急急地冒出来,然后一转眼就消失了。

期中考试的试卷发了下来,语文试卷那鲜红的分数如此醒目,想忽视都很难。一根油条和一个鸡蛋。李二狗似乎已经看见爹拿着根木棍大步朝自己走来,脸上满是恨铁不成钢的倦容。想到这里,他不禁瑟缩了一下,耷拉着脑袋,一小步一小步地朝着石头房子走去。

爹要是知道了俺考这样肯定会打俺!妈知道了肯定也会伤心!要不今天就不告诉爹妈发了试卷?拖一天是一天,就这么办!

想好了主意,李二狗顿时就来了精神,大步向前方走去。心里也舒坦了些,虽然,那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二狗回来啦!今天上学么样啊?”二狗妈把手在由二狗的旧衣服改成的围裙上擦了擦,立马去接儿子跨在身上的书包。

李二狗神色有点不自在,眉头紧蹙,攥了攥手,有点纠结,有点紧张,有点茫然。

二狗妈朝堂屋里唯一一张小木桌努了努嘴,说到:“啰,邻村的张婶送了三个大饼,快去吃,都给你留着。你张婶说可甜啦!”大红色的漆在岁月的洗涤下早已变得斑驳不堪,但是小木桌还是固执地坚守着自己的岗位。

看着小木桌上的大饼,二狗心里不是滋味。拿起一块咬了一口,甜甜的,还有点酥,很是好吃,二狗一口气将大饼吃完了,肚子里填满了食物心里也踏实了一些。

不一会,二狗爹就回来了。鞋边边的泥土明显是在外面的草埂子上蹭过的,干净些,鞋面上的泥土很是醒目,使得脚趾头的那两个补丁暗淡了下去。二狗爹立马将肩上的锄头放下,二狗妈已经打了水过来给丈夫洗手,准备吃饭。

桌上只有2个菜。一个炒咸萝卜丁,一个炖鸡蛋。鸡蛋很清淡,而咸萝卜丁又很下饭。荤素搭配,很恰当。二狗爹给二狗舀了一勺子鸡蛋,问“成绩还冇出来么?”二狗扒饭的筷子顿了顿,小声嘟囔了句“冇——”。

李二狗在忐忑中度过了这个夜晚。早上听见爹出门的声音就立马从床上爬了起来,拿了一张饼就跑去了学校。耳边传来妈的叮嘱声“慢慢吃,慢慢走,还早咧,不要着急”。

李二狗的学校是附近几个村唯一一所,学校只有二十多个人,还是已去世的李老头家的草棚子临时改建的,每逢刮风下雨都没法上课,很是简陋,不过孩子们都很高兴。

李二狗耷拉着脑袋唉声叹气地走到自己靠墙的里边的座位——一块木板四条腿的桌子,一条坐起来咯吱咯吱唱歌的长条板凳。他的同桌,坐在左边的王赖子,正用左手肘支着脑袋,右手扶着一本早已没有封面的竖立着的语文课本,遮住了王赖子的全部面容。李二狗熟练地从前面座位翻进了自己的座位,随意地瞥了一眼同桌,这一瞥可吓了一跳,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王赖子连忙捂了李二狗的嘴,拉着他坐了下来,一边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装起了深沉,一边和李二狗小声地说着话。“你别笑,别笑啊,真不是好哥们儿,你还笑!”王赖子气急败坏又不敢表露。

李二狗自己捂了嘴,还是哈哈不断,笑意止不住从齿缝间漏了出来。好不容易忍住了脑海里王赖子一晃而过的熊猫眼,还鼻青脸肿的样子就又忍不住笑了起来。没想到咱们村的小霸王也会有这个时候。

李二狗辛苦地忍着笑,对王赖子道:“你这是咋啦?哈哈,这咋整的?难不成是咱们班的那个鼻涕虫?哈哈……”

王赖子锤了好兄弟一下,暗自气恼不已。昨晚上要不是忘记理书包结果被爹看了那张鸭蛋试卷,俺还真不至于被揍得鼻子没鼻子,眼睛没眼睛的,真丢人。可千万不能被死对头鼻涕虫看见了。

李二狗听到原因再也笑不出来了,要是自个老子知道了自个儿估计就和王赖子一个德行了。想到这里的李二狗不禁对王赖子有种惺惺相惜、同病相怜的感觉。

王赖子见李二狗不说话也不笑了,转过头,打量了李二狗一眼。王赖子眼睛下的淤青清晰可见,眼珠子转了转,立马就知道咋回事了,问道:“你是不是还没告诉你爹?”

李二狗木然地点了点小脑袋瓜子。

“还好你没告诉,你看看我这张脸!”

张二狗也支了手肘。“告诉了大不了挨一顿揍,俺爹要是知道俺扯谎了还不得把俺的皮给揭下来啊!”

“唉,要是咱们能快点长大就好了,俺最讨厌数学了。”

“俺还最讨厌语文呢!”

两人又是一阵唉声叹气。

“好啊,可算让我抓到你俩的糗事了!王赖子你这脸,哈哈哈哈哈……”二人听到死对头鼻涕虫的大笑声暗叫一句糟糕。接着就是全班的哄笑声。

村尾那里有条小溪,水非常浅,周围开满了各色的有名字的没名字的小花,散在岸边的草丛里,像星星,像弹珠,像一颗颗明亮的眼睛。一阵风吹过,花香草香泥土香,混合着潺潺的流水声,冲淡了儿童的些许烦恼。这是李二狗和王赖子的秘密基地、

放学后,二人来到这里,躺在岸边的草丛里,二颗小脑袋瓜子挨着,商量对策。

“赖子,你说我这咋办啊?

急死我了,我昨天真是不该撒谎!”李二狗苦恼得不行。

“把你卷子拿出来我琢磨琢磨。”

李二狗从自己的布包里找了半天才掏出来。将揉成了一个球的试卷直接丢给了王赖子。

“10分啊,挺好的啊,有油条还有鸡蛋,多好啊!比我那鸭蛋好多了,要是我数学考这分数,我爹还得夸我呢!”王赖子坐了起来,很是羡慕。

“唉!你快想想我该咋办,你脑袋瓜子灵光。”

王赖子支着下巴,很努力地思考。“要不,你直接告诉你爹算了……”

“滚蛋!”

“那你只告诉你妈,你妈肯定不会打你,到时候你爹知道了你就说你早就告诉你妈了的!”

李二狗翻了个白眼。

王赖子猛得一拍李二狗的脑袋,“哎哟,你干嘛啊?”

“我想到了,你这再加一个鸡蛋不就成了吗?一百哎,你爹保准把你捧天上去。”赖子看着李二狗,眼睛亮晶晶的。

李二狗摸了摸脑袋,对王赖子竖起了大拇指,“你真行!”

二狗晚上回去吃完饭一直到自己躺床上睡觉也没看到自个老爹。

“爹,你看俺考了100分咧!”二狗捧着那张期中考试试卷骄傲地给老爹看。

那张试卷没有一点褶皱,分毫看不出来被蹂躏过得痕迹。二狗爹一边抽着烟一边看试卷,眼角里都盛满了笑意,猛吸了一口烟将烟头扔掉,跑过来将二狗高高地举起,一边高兴地大叫“二狗真棒”。将二狗举起来转圈圈,屋子里满是父子两的笑声。

二狗妈知道了特意从隔壁村子买来好些二狗最喜欢吃的橘子给二狗吃,一边摸着儿子的头一边说:“咱家二狗真聪明,考试能考100,今天这橘子你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那天,爹妈高兴,二狗也高兴。二狗橘子吃的有点多,二狗妈叮嘱儿子睡前记得去撒尿,免得尿床。橘子吃多了二狗的确有尿意,就去屋子旁边撒尿。完事了身体一阵轻松。

许是感觉床单湿了的二狗立马就惊醒了过来。恍然发觉自己刚才做了个梦,最糟糕的是,自己还尿床了!

天蒙蒙亮的时候二狗子就逃也似的上学去了。

下午放学,遥遥地就看见自家石头房子的烟囱炊烟袅袅,想着今天回家还得被妈给说一顿。

“妈,我昨晚上做了个梦尿尿然后早上起来就发现尿床了``````”出人意外的是二狗妈并么有说什么,反倒夸了二狗敢于承认错误。二狗不安地摸了摸书包里的试卷。

不一会儿,二狗爹就回来了。

李二狗恭恭敬敬地将试卷交给爹,二狗爹看着邹巴巴的试卷,立马就邹起了眉头,把试卷打开一看,100分?不对,这后面的一个零和前面的一个零的颜色有点不一样,一个是钢笔写的,一个是圆珠笔写的。拿起屋里的扫帚就朝李二狗的屁股打去。二狗猝不及防被打了个正着,屁股火辣辣地疼。见自个爹第二下又扫了过来,一个弹腿跳躲了过去,二狗爹见二狗还敢躲立马火了,连着几下朝二狗袭去,二狗逃也似的跑。屋子外偶尔传来二狗的惨叫声,以及鸡鸭的兴奋的叫声和翅膀的扑哧声。

二狗爹和二狗围着屋子转了几圈才各自停止,都喘得上气不接下气。缓了缓,二狗爹一副恨铁不成钢地对二狗子恶狠狠地问道:“臭小子,你知道老子为嘛要抽你么?”

二狗低着头,一边抽泣一边低低地说道:“是俺扯谎,俺还作假,俺下次再也不敢了…….”

二狗爹叹了口气,丢下扫帚,去了屋里。

二狗妈张罗着吃饭,二狗偷偷瞥了爹一眼。这一眼让他愣住。自己本是爹老来得子,很受宠爱,村里别的娃有的自个也都有,自己渐渐长大了,上五年级了,才发现爹已经不再年轻。原本乌黑的头发已经染上了一层白霜,蹙着的眉角加深了额头上的三道醒目的皱纹,眼睛不知何时开始慢慢陷下去,黝黑的脸庞经过岁月的洗礼减少了农村人的些许憨厚,一双拿着筷子的手掌似乎比以前干燥了些,二狗知道,爹的手心肯定是满满的茧。想到这里,二狗心里一阵犯酸。眼睛渐渐地漫上一层水雾,二狗望望房顶,低着头快速地扒饭,仿佛做了什么决定……

一年后,二狗家请亲戚吃饭,二狗考上了镇上最好的初中,整个村里就他一个。二狗出去打酒,碰到村里人没有不赞扬的,二狗总是憨憨地笑着,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

打酒回来的二狗,看着小石屋白色的炊烟,一缕一缕缓缓上升,渐渐地越升越高,直至消失在遥远的天际。

本文由365bet网址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你打我吧,李二狗的试卷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