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小说

当前位置:365bet网址 > 文学小说 > 咖喱与辣椒的故事

咖喱与辣椒的故事

来源:http://www.irobotLabs.com 作者:365bet网址 时间:2019-09-30 18:47

题记:《圣经》上说,上帝让男人熟睡了,取下他的肋骨做就了女人。于是,女人从生下来就一直在寻找着属于自己的依附。
  
  26岁生日那天夜里,我一返常态地甩掉了淑女的伪装,把自己打扮得像个妖精似的,然后去了一家不会遇见熟人的酒吧。
  我关掉手机,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的行踪。挑了一个临窗的位置,我重重地坐下去,柔软的沙发让我感觉温暖。看着窗外迷朦灯光下静静流淌的河水,我把腿高高地翘到桌上,点燃一支香烟,仰起头,故意把烟圈吐得又大又圆,活脱脱的一个十足坏坏坏女人。
  服务生走过来,怯怯地问我要点什么?我说要一个生日蛋糕,一瓶红酒,26根蜡烛。我故意把声音说得很响。这些年来,我已经受够了作为淑女的气了。我要做一回真正的自己,这是我蓄谋已久而未曾实现的,今夜里终于可以实现了。
  远离故土来这陌生的城市,被窄窄的校园关了四年之久,接着又被那一扇门的所谓家紧锁了两年。我从不曾再有过十八岁以前的快乐惬意,每日里克尽已能,可我,终于还是一无所获。
  呷一口红酒,吐一个烟圈,眼光斜斜地扫出去。右上角一个看起来还算英俊的中年男子正盯着我。我淡淡一笑。或许是我的笑给他壮起了胆,他静静地走过来,稳稳地坐在我对面的位置,两只牛眼一般大的眼睛仿佛要将我看穿似的。他突然一笑:“怎么一个人啊?今天你生日啊!”
  懒得理他!我把眼睛移向刚刚吐出仍浮在空气中的大大圆圆的烟圈。
  “小姐,请我喝一杯?”他仍笑着。
  我看了他一眼:“我不叫小姐,我叫倩儿,凭什么我要请你喝啊?”
  “你26了啊,我今年40了,比你大14岁。”想必他已经细数了蛋糕上面插着的小小的蜡烛。“我叫陶岚。”
  逃难?一听这名字就感觉怪怪的。这么晚了仍在外面就是为了逃难?想着就觉得好笑:“是不是家里有老虎啊?!”
  他一怔:“哈哈,口误。双耳陶,山风岚。本人最喜欢母老虎。老虎在我面前都会温顺得像只猫。”
  我一惊。想起了贾浩。这不是他常说的话吗?我就是他的那只可爱的小猫咪。而今夜,他会想我吗?
  看看陶岚。端起酒杯,我看见了贾浩初次看见我的那目瞪口呆的神色。我想,是不是每个男人都会一样的?看见了漂亮的女人都会百般奉承,阿谀迎合?
  只是那第一个走进我生命的男人是根本不能跟眼前这个男人相比的。他没陶岚高大,也没陶岚这般风度潇洒。唯一摄取我的心的法宝是他那充满着淡淡忧郁的眼神和那饱经风霜的印痕。或许正是这些唤醒了潜伏在我心的慈爱,我百般迁就着他,怜惜着他,呵护着他。
  那些时间,我就像那只柔顺的小猫咪,静静地依偎在他的胸前,听他说那些关于他的辛酸的过去。十四岁失去了母亲,父亲又给他和姐姐找了一个只比他姐姐大4岁的女人作继母。不久,姐姐也因为自己的婚事跟父亲闹翻不再回家门。他轻轻地说,眼泪遍满了不属于年轻的他的脸。
  “想什么啊?可以说给我听吗?”陶岚把我唤了回来。
  我说:“为什么要告诉你啊?除非你有理由!”
  陶岚喝了一口酒,慢慢从上衣兜里拿出皮夹,抽出一张照片递给我:“看看,漂亮吗?”
  “挺漂亮的。她是谁?”我瞟了一眼就还给了他。
  他小心翼翼地将照片收进皮夹,仿佛怕弄疼她似的:“我妻子,血病,去了。我是医生,可我没办法。”他的声音充满着深深的内疚和无奈。
  “喝酒!”给他斟了满杯,我叫来服务生:“再来一瓶酒。”
  我们谁也不想说话。醉眼朦胧中,他看着我:“倩儿,其实你不用装的!你装出来的也不像!一看就知道,你是一个好女孩。我知道你肯定是受了委屈了。什么事情都要想开些,一切都会过去的!人生就短短的几十年,快乐地生活就足够了!”
  我伸出手去抓他的手,那手很热,害我心跳加速。他用另一只手轻轻地拍着我的手:“傻丫头,夜深了,快回去吧,有人在等你呢!”那声音和语调都仿佛像极了一个长者。
  “谢谢!”我感觉自己那不争气的眼泪快要流下来了:“你也可以自己再找一个,好好的,幸福地生活。”
  他摇摇头:“难啊,缘分的事情,谁能说清楚?”
  低头拭泪,我叫来服务生买单,他很绅士地摆手让他来。我踉跄着走出门,只听见他在屋里喊:“你等等,我送你回去。”
  当我回到刚搬进不久的住处时,已是凌晨2点了。下了车,与陶岚道别,抬眼看见贾浩站在楼层的入口处。看见我,他失魂落魄地冲过来,紧紧地搂住我,勒得我好疼。
  我流泪了,他仍爱着我!我把他留在屋里,他很激动,仍如初夜那般温柔地对我。看着他的孩子般满足熟睡的脸,我想起了陶岚。慢慢地起身踱到窗前,撩来窗帘的一角,我似乎看见陶岚的身影和那恬静的笑容,真想此刻能伏在他的胸膛大哭一场。我趿着拖鞋跌跌撞撞地跑下楼去,外面,什么也没有!
  一夜无眠。我知道自己完了。这样的夜晚去想一个与自己毫无相干的男人。天亮了,贾浩仍在熟睡。我躲进厕所打陶岚的手机,他没有开机。摇摇头,我撕碎了陶岚的名片,扔进下水道冲走了。
  贾浩要我回去,我不想,也不能回去。
  那间一室一厅的小房,曾经是我和贾浩幸福的乐园。只是这幸福多了一道极不和谐的风景,小小的客厅里摆着一张窄窄的单人床,那是给贾浩姐姐睡的。在我还没住近来之前,他们已经住在一起了。或者更早些,在他姐夫把他不守妇道的姐姐赶出家门的时候,他那时还租房住。他曾经有对我说过,什么他都可以不要,就是不能不要他姐姐。
  我是真的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意思?问贾浩,他不说。我想,或者真的是他们姐弟情深吧。
  不久,我怀孕了。那天吃晚饭的时候,我说:“贾浩,我们结婚吧,把孩子养起。”
  他没有看我,眼睛看了看他姐姐。他姐姐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我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回到卧房,他搂住我,在我耳边轻轻说“倩儿,我们现在还年轻,什么也都没有,等几年我们再要好吗?”
  看着贾浩那一脸沮丧,我轻轻地从心里叹了一口气。在医院里,当那孱弱的小生命从我的眼前消逝,我哭了。他紧紧地搂住我:“一切都会好的,宝贝!”
  五一节,我们决定去他老家。因为我又怀孕了。我爸妈极力反对,可拗不过我的坚持,最后只好说快结婚算了。他说婚事要经过他爸爸同意。
  回到他的老家,我看见了他的父亲和年轻的继母。他父亲看了我很久,把他叫到门外去说了好一阵子,我依稀听见他说过了年买大一点的房子就结婚。
  这之后,他姐姐总是找我的茬,在他的面前说我的不是,说我在骂她。贾浩这时的神情是我从未见到过的可怕,他瞪着圆鼓鼓的眼睛盯着我,仿佛想要吃了我一般。我心好痛。我自问没有骂过她也没有得罪她,为什么她要这样的给我难堪?凭什么这样对我?
  他姐姐搬出去住了。我才知道,原来她在外面找了个男人,为了给自己找个搬出去的借口,她竟然这样的对我。我感到好委屈。
  一个月不到,贾浩又把他姐姐接回来了,那男人又不要她了。一切又都恢复了原样,家里,我成了多余的人。她仍时不时找我的茬,而这一次,贾浩打我了,我做梦也没想到。当他的拳头落在我的身上,飞起的一脚踢在我的腹上,那从裤管流下的红红的鲜血把所有的人都吓傻了。
  进了医院,孩子就这样没有了。我的心也被那无形的手撕开了一条深深的裂缝。
  不知道自己怎么从医院回到了家。贾浩说他要出差一个月。呆在家里,成天面对着他姐姐那看我的怪模怪样的眼神,我就感到浑身的不自在。躲在卧室里,过着日复一日枯寂的日子。闲着无聊,那天我清理着简陋的衣柜,不经意间,一叠我从来没看见过的东西滚落在我的面前。看着这些,我终于明白了。原来在这家,我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不是!房屋的产权证是他姐姐的名字,存折也是他姐姐的名字,刚开的公司也是用他姐姐的名字注册的。
  我是真的病了。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慵慵懒散。上次流产后的手术又感染了。他回来了,静静地看了我一眼,一句话也没说就走了。
  再回到家,一切都变了。他和他姐姐都用异样的目光盯着我,仿佛我是一个怪物一样。夜里,贾浩蔫搭着脑袋一声不吭,问他许久,他才慢慢地说:“我们分手吧!姐姐不要我们结婚,她说你是个坏女人,我没在家,你就乱来!”
  我无语,泪水涮地一下就涌了出来。我知道,这家,只有他姐姐是最重要的。看着这个昔日甜言蜜语发誓爱我永远的男人,我强忍着,第一次没有哭。
  “回去吧!我还要去公司呢!”贾浩慢悠悠的声音将我散碎的思绪拉了回来:“回去,是不是我们马上就可以结婚了?”我看着他。
  他没有说话。默默地看着我,眼睛闪过一丝不安的苦痛。我明白了:在他心里,只有他姐姐才是最重要的!只有在需要我的时候,我才是他的最爱,我只能是他嘴下那一只仍活动着的猎物。
  “你走吧,我不会回去的!”我的态度果断而坚决。
  他拉开门,转身看着我:“你不回去,那我们的一切都算完了,今后谁也不认识谁!”
  他走了。我呆着,一动不动。此刻只想能够好好的大哭一场。昨夜的温存,换来今时的决绝。又一次想起陶岚,打他的手机,仍是关机。
  两个月后,陶岚打来了电话:“你好吗?”
  听着这柔柔的语音,我所有的防线一下子全崩溃了。我哇哇地嚎啕大哭起来。他慌了:“别哭,你在哪里,我来看你。”
  看着那似曾熟悉的笑脸出现在眼前,我飞也似的扑进他的怀里。忘记了还有别人的存在。跟着他进门的是一个三十多岁不很漂亮的女人,她笑着看我,转瞬便把眼睛移到陶岚的脸上,我看见了陶岚看着她的那幸福的眼神。我于是知道,这个男人,曾经无数次出现在我梦中的幸福的幻象已然破灭了。
  而我,仍是我!仍是上帝在男人熟睡后取下肋骨做就的那个女人!

图片 1

(本文根据现实稍有改编,本文内容来自于网络)

“你男朋友有小三了!”

我是辣椒,一个酒馆老板娘。

今天,我朋友告诉我,他看见我男朋友大姜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大姜很爱我,我也很爱他,我们只相爱一年,但我已经幻想了跟他的婚礼:我们走过红毯、交换戒指,拥吻,接受所有人的祝福。

这个幻想却在今天破灭了。

我怒火攻心,发誓一定要找出这个小三!

我翻遍了微博后,终于找到了证据。

大姜和一个女人走过红毯,交换戒指,拥吻,接受所有人祝福。

那是一段两年前的婚礼视频。

我男朋友果然有小三了。

小三是我。

我恨小三。

小时候,爸爸有了小三,基本都不回家了。

妈妈总是抱着睡在被子里的我,偷偷哭。

我蜷缩在被子里,也偷偷哭。

我恨小三,更恨当了小三的自己。

所以,我跟大姜提出分手。

大姜抱住我,一遍遍哀求,说,不要离开我。

当他哀求到第34次的时候,我已经忍不住心软。

于是,我猛地推开他,冲回店里,问,谁想跟我结婚?

我必须把自己嫁出去。

再给我一分钟,我觉得我就会答应大姜,我就会成为那个自己憎恨的人。

全场都在起哄,但没人敢接管我这个疯子。

除了一个人,颤颤巍巍举起了手。

他顶着一头骚气的卷毛,唇红齿白,认真地看着我。

他是我的老客人,咖喱。

第二天,在民政局。

最后一刻,我问咖喱,你确定要这么做?

咖喱不说话,点点头。

其实,我知道咖喱为什么愿意跟我结婚。

因为咖喱是gay。

他每次都带不同的男人来,每次都点很多酒,从不跟女人说一句话,我常常在酒馆里捡到他落下的东西,玫瑰护手霜、卡通创可贴、甚至带水钻的发夹。

对于咖喱来说,跟我结婚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掩护。

最后一刻,咖喱问我,你确定要这么做?

我也不说话,点点头。

反正不是大姜,是谁都可以。

红章落下,心怀鬼胎的俩人成为了夫妻。

婚后,咖喱成了酒馆的免费服务生和代班老板。

有了咖喱,我可以不见客人,多了很多时间,都被我用来画画了。

我找了一面墙,随意涂抹。

画好后,我就在对面坐下,抱着膝盖望着墙发呆。

墙上,是微笑着的大姜。

我看着墙上的大姜,愣愣地发呆,一回神,已经天亮了。

那个时候,我唯一能咽得下去的,就只有酒了。

没有大姜的人生,也许只能这样了吧。

一开始,咖喱什么也不问,只会把醉成死狗的我拖回去。

后来,他干脆坐在我身旁,陪我喝酒,我喝一杯,他就喝两杯,我再也没有像以前那样大醉过了。

有一天,酒喝完了,我让咖喱去买。

咖喱出去了,又回来了,他说,酒没有了。

他从背后端出一碗面,说,我们吃汤面吧。

我塞下咖喱做的热汤面,顿时觉得人生还有指望。

也许胃填满了,心就没那么空了。

咖喱指着墙上的大姜问我,你喜欢的人?

我回答,恩,他结婚了。

咖喱点点头。

我问咖喱,你呢?有喜欢的人吗?

咖喱沉默了一会儿,说,我喜欢的人……也结婚了。

我一下明白了。

我们两个,捧着空空的汤碗,坐在微笑的大姜面前,沉默了很久很久。

我把头靠在咖喱肩膀上,安慰他,也安慰自己,我们都会熬过去的。

后来,我和咖喱每天坐在那面墙面前,但看的不再是大姜,而是电影。

咖喱在画着大姜的墙上装了一块幕布。

我们从《七号房的礼物》,看到《上帝也疯狂》,再看到《疯狂动物城》。

看了很多悲剧片,我觉得我也不是特别悲惨了。

看了很多喜剧片,我找回了久违的笑容。

看了很多动画片,我好像回到了小时候。

只是,这个重新回到小时候的我,不用再一个人偷偷哭了,而是有咖喱陪着我笑。

我们吃着汤面,看了很多电影,看了很多人的人生,我开始觉得,没有大姜的人生,这样也挺好的。

直到大姜来找我。

大姜说,辣椒,我今天离婚了。我们还有机会在一起吗?

听到大姜的话,我以为我会惊喜,然后痛哭,然后抱着他,然后永远不放手。

但我什么都没做,只想赶紧离开。

因为我还要回去看电影,吃热汤面。

因为咖喱在等我。

那一刻,我发现,我爱上了咖喱。

我跑回酒馆,却看到咖喱跟一个男人在店外推推搡搡。

男人冲着咖喱大喊,你今天一定要把话跟我说清楚。

我问咖喱,怎么了?

咖喱看了我一眼,没回答,拽着男人就往胡同里面钻。

我想要追过去,他却回头朝我吼了一声,你别过来!这是我的事!

他的表情是我从没看过的冷漠。

我以为我跟咖喱亲密无间,但这只是一个错觉,他有他的事,他的秘密。

我忘了,咖喱是gay。

我再一次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

第二天我跟以往一样,在那面墙对面静静坐着。

咖喱来了,端着两碗热汤面,跟以往一样,问我,看电影吗?

跟以往不一样的是,幕布没了,露出了那幅褪色的画,褪色的大姜。

咖喱一下炸了,冲店里的人吼,是谁把幕布拆了?

我站起身,说,我。

咖喱看着我,问,为什么?

我说,我要离婚!

咖喱沉默了一会儿,问,能不离吗?为什么要离婚,因为大姜么?

我回答,因为我知道你是gay。

咖喱突然僵住了,看了我很久,脸色难看。

是的,因为咖喱是gay,所以我要离婚。

因为爱上一个人很幸福,爱上一个gay却很痛苦。

以前,我因为爱上不该爱的人,结婚。

现在,我因为爱上不该爱的人,离婚。

看着失神的咖喱,我只重复了一句话,我要离婚。

那天晚上,我在酒馆喝了一夜的酒。

终于,咖喱发来信息:明天我在民政局等你。

第二天,我到民政局,看见咖喱站在阳光下,看着我说,我同意离婚。

他稳了稳声音,说,祝你和大姜幸福。

我看着咖喱。

差点被他骗了。

昨晚,我喝了一晚上的酒,也被调酒师骂了一晚上。

调酒师说,老板,谁告诉你咖喱是gay?!

我很诧异,问,咖喱不是吗?

调酒师翻了个白眼,说,他怎么可能是gay,咖喱喜欢你啊!

我问,你怎么知道?

调酒师说,所有人都知道好么?!

服务生、清洁阿姨和几个客人一起点头。

原来,咖喱不是gay,他不爱男人,爱的是一个叫辣椒的蠢女人。

他拉着不同的兄弟每天来光顾,是因为酒馆生意差,想让辣椒高兴。

他带着玫瑰护手霜,是因为辣椒每天要洗很多杯子。

他带着卡通创可贴,是因为辣椒总是被水果刀划伤手。

他带着带水钻的发夹,是因为辣椒一忙起来就披头散发。

他不跟任何女人说话,是因为他眼里只看得到辣椒。

咖喱从来都不是gay。

辣椒问谁愿意跟她结婚的时候,他毫不犹豫举起了手,这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啊。

他告诉辣椒,自己喜欢的人结婚了,是的,辣椒跟他结婚了。

跟辣椒结婚,咖喱很快乐。

咖喱更想辣椒快乐,所以,他陪她吃汤面,陪她看电影,帮她解决一切烦心的事情。

那天,咖喱正跟一个男人在纠缠。

那个男人,其实是大姜妻子的弟弟,因为大姜离婚了,他抓着咖喱,追问着小三在哪里,嚷着要打小三,为姐姐出气。

那天,咖喱冲辣椒大吼,这是我的事!

因为咖喱想一个人替辣椒扛下所有的麻烦。

他拉着那个男人走进了黑巷子,把辣椒一个人留在了阳光处。

他只想给辣椒所有的快乐和幸福。

以前,他以为结婚能给辣椒快乐,所以他结婚。

后来,他发现离婚才能让辣椒幸福,所以他离婚。

民政局门口,我对咖喱伸出手,说,结婚证拿来。

咖喱递给我结婚证。

我接过,当着咖喱的面撕了个稀巴烂。

他愣住。

我冲上去死死抱住他的脖子,我们没有结婚证,再也离不了婚!

咖喱伸出手,缓缓抱紧我,你……确定要这么做?

我哭得很难看,用力点头,问,回去吃热汤面不?我饿了。

爱情中我们之所以相互错过,常常是因为“我以为”。

我以为你喜欢我,我以为你不喜欢我。

我以为默默无闻是值得被歌颂的,我以为悄悄分手能给你快乐。

到最后我们才发现,爱情需要的,不是我以为,而是我可以,我爱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本文由365bet网址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咖喱与辣椒的故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