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文学

当前位置:365bet网址 > 关于文学 > 成长的痛

成长的痛

来源:http://www.irobotLabs.com 作者:365bet网址 时间:2019-10-06 07:46


  说实话,小丽在没听桂红的那些话之前,像村里沟沿上的野草似的疯长,整天乐呵呵地啥也不想。十三岁的米小丽这么想,完全是受了桂红的启发。
  桂红比小丽大五岁,早就不上学了。一天她去割草喂羊,恰巧遇到了桂红。那荒草胡坡的地方,草长得很茂盛,不到半天,就割了满满一篮子。小丽正想走呢,桂红说,等会儿,你给我看着人儿。于是她躲到更深的草丛里,蹲下就看不到影子了。一会儿桂红出来,脸红红的,貌似很随意地问,小丽,来了吗?
  小丽一头雾水,啥啊,谁来了?
  桂红咯咯地笑得前前俯后仰的,好容易止住了笑,说,你身上那个,来了吗?
  小丽脸一下子红了,说没有没有。
  桂红说你也快了,我那年十四,比你大一岁,没这个以后生不了孩子。
  小丽听了心里咯噔一下子,原来女人生孩子,得先来这个,挺复杂的,桂红懂得真多。
  桂红穿了一件窄窄的小衫子,小丽看了她一眼,觉得她跟自己身体不一样的。桂红的胸已突出来了,而且显得腰身也细,屁股圆圆的,让人看一眼就心慌意乱。这个桂红不那么像几年前的桂红,再看自己浑身到下地搓衣板似的,小丽就很羞愧很自卑,桂红好看的身体让小丽感到莫名的扭捏和慌乱。
  桂红在县城的纱厂上过班,上了一年多,说啥也不愿去了,说累得要死,不如在家干活好呢。可是在小丽看来,桂红是见过世面的人。那天回家路上,桂红给小丽讲了好多新鲜的事儿,这些,小丽之前都没听过。
  从此,小丽也就想快快地长大,长得像桂红似的好看的身段。
  小丽读初二了,学过课本上知识,知道植物和动物生长得要种子才能成长,瓜果坐果那还需要授粉,动物繁衍需要雌雄交配,才能怀胎,原来动物植物都这么地不干净啊。因此,有段时间,小丽很悲伤。
  暑假,夏天的中午,寂静,悠长。小丽和桂红歪在床上咬耳朵。桂红真了不得,知道的真多。小米听得脸上红红的,一颗心跳得扑通扑通的。后来,小丽就把脸埋在被单子里,一双耳朵却尖起来,听桂红说话。听着听着,小丽就走了神。桂红拿胳膊肘戳戳她,她才猛地吃一惊,把漫无边际的一颗心思拽回来。
  
  二
  小丽最近老是感觉胸前有点点胀胀的隐痛,就象时小时长牙的感觉,丝丝缕缕的缠绵不绝。晚上,小丽偷偷察看了自己的胸脯。她惊讶地发现,它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微微肿起来了,像花苞,静悄悄地绽放。小丽看一回,又看了一回,心里涨得满满的,仿佛马上就要破裂了。终于,她也快像桂红似的有那个很美丽的身材了。但这种胀痛的感觉却是让人心烦意乱的,因为有点痛,小丽走路时不自觉地含着胸,微向前倾。
  多多少少地有了心事,小丽上课时间常开小差,常常盯着某处发呆,作业也就做的马虎起来,结果这次期中考试,小丽由原来的第三名急剧下降到了十八名,一向顶呱呱地数学,竟然仅考了71分!小丽很沮丧,暗下决心好好学习。
  班主任杨老师看到小丽学习成绩下滑的厉害,批评了她几句,小丽哭了,哭了好久。杨老师就让小丽周五过大周放假回家时,周一上午把她父母叫来。
  沉默寡言老实木讷的父亲,自然把与老师谈话的责任让给了小丽母亲。小丽母亲听女儿说老师要请她去学校,抱怨道,一个妮子家还这么不让人省心,干嘛了你,和同学闹意见了?打架了?小丽说没有,只是这次成绩下降了,老师让请家长。母亲听了不以为然,松了口气,我当是啥呢,成绩好孬的,也妥不了嫁人,念个初中毕业认几个字就行啦!
  因此,杨老师周一上午有一节课,下课后他哪里也没去,就一直等小丽家长。可是小丽家长左等不来右等不来,杨老师又问了下小丽,到底对她父母说了吗,小丽说她母亲说来的。
  就这样,在小丽一上午的忐忑不安的等待中,小丽母亲一直未出现在校园里。
  杨老师非常生气,他认为一定是小丽说谎了,不敢对父母说她成绩下降,不敢让让家长来。他是个非常负责的班主任,小丽这女生平时不言不语的,学习也挺稳定,这次突然下降,而且初二是个初中的关键节点,应该与家长沟通,尽快把成绩赶上来。他决定第四节课是自习,他要去小丽家,直接家访。
  当杨老师登着电动车打听着路来到了离镇中学七八里路的米家村,打听到了米小丽的家。热情的邻居帮着把小丽爹娘在田里叫回了家。
  一路上,小丽母亲埋怨着,这个老师真是的,晚天去怕么的,还有两笼谷子没有剔完呢。小丽父亲也不吱声,只是吧嗒吧嗒地吸烟。小丽他哥哥在县城打工,家里的地一直是小丽父母帮衬着种,再加上小丽嫂子马上要生孩子了,因此小丽父母很忙,也很急躁,老师闲着吃饱了撑的,家什么访呢?
  一见到杨老师,小丽母亲赶紧让小丽父亲去村里商店买点下酒菜,要请老师在家吃饭,杨老师赶紧推辞。他简单地说了下小丽的成绩,要家长多关注下孩子成绩,这次成绩下滑的这么快,找找原因,看家长别给孩子有什么压力类的……
  小丽母亲没等杨老师说完,就边拍打着身上的土粒子边说,哦,我们把孩子送到学校里,你们当老师的不好好地管,成绩下降了,碍家长么事呢?再说了,一个妮子家学习好孬的没啥用,认几个字,会算账就行啦,她要是成绩不下降,人家那努力学习的学生木的就不能进步了?
  杨老师目瞪口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苦口婆心地来家访竟然会出现这种被动局面,一时间,他的前额上冒出了汗。他说,那就先这样,咱们当家长的还是要多关注下孩子学习情况,有什么情况及时与学校联系。说完与小丽母亲告辞。
  杨老师刚出门,迎面遇到了买回了小菜的小丽父亲。小丽父亲抓住杨老师的车把很热情地说,到饭时了,在这吃了再走!杨老师哪吃得下,婉谢仍然告辞而去。
  
  三
  小丽周五放假回家,晚上看到哥哥也回来了。她看着哥哥亦步亦趋地跟在嫂子后头,一会儿喂给嫂子个核桃仁儿,看到嫂子挺着硕大的肚子,慢悠悠地在院子里走动。看到母亲叫着哥哥,又生气又欢喜地样子,喃喃地笑骂,臭小子,自己的裤子都不知道洗,啥也不知道,也当爹啦,知道疼媳妇啦!小丽斜睨了一下嫂子,只见她的脸是红红的,眼皮子耷拉着,但下巴却是微扬的,骄傲的,满足的。
  她忽然又看到父亲提着只油亮羽毛的大公鸡,大公鸡还在拼命挣扎,父亲笑着反锁着公鸡的翅膀,笑眯眯地倒提着。一会儿,厨房里传出很响地一声鸡叫,小丽跑过去看时,只见鸡的脖子已是血淋淋的正滴血呢。当天晚上,家里的那只花公鸡就变成了热气腾腾的汤,盛进了嫂子的碗里。
  小丽看到哥哥和母亲比赛似的给嫂子夹肉,她在旁边一边咽着口水一边想,怀娃娃真好,小米对未来的坐月子充满了憧憬。
  小丽长得也不丑,只是瘦得像个搓衣板。嫂子则正好相反,皮肤很白皙,怀了孩子后变胖了,就象刚出锅的馒头,热气腾腾的,透着一股子喜气,母亲曾暗地里欢喜地说,娶媳妇还是娶个这样的,壮实,好生养。小丽偷偷地瞧了下父亲,父亲面无表情,只是狠狠地吸了口烟,大概呛住了,忍不住吭吭地咳嗽起来。小丽想,爹娘,哥哥嫂子,所有的男女都要经过桂红说的不干净的事儿,才能生孩子吧。小丽脸红了,一想到爹娘,她更不好意思,她觉得不该想爹和娘那事儿的。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到了夏天了。小丽的成绩再也没有进过前三名,只是不不温不火地保持在十名左右,小丽还是时常发呆。
  杨老师教数学,课下给她补过几回课,发现小丽做题不如以前速度快了,但态度还是很老实的,很认真的,他就想大概这个女孩子是这样,之前认学,死学,等其他同学们都知道学习了,就显不着她了,归其原因,还是脑子不是很灵通吧。于是也就慢慢地不再怎么关注小丽,班内五十多个学生,杨老师也很辛苦。
  小丽放暑假了,她背着大书包,很费力地登着自行车,车后座还装着一只小塑料箱子书和在学校宿舍的被卧。
  刚停下车子,看到院里铁丝上晾晒着满满的小小的布,还有隐隐尿味奶腥味儿的小花褥子。看到母亲扎着围裙满脸止不住地喜气,小丽,快去看看你胖侄儿!今天第十天啦,大胖小子!
  原来是嫂子生了。
  小丽很好奇,她从没见过几天的小孩子,应该很小吧?那小小的人儿,在女人身体里生生地分离出来,一想起桂红那次给她工笔描绘的事儿,小丽就有点脸红心跳的。
  怀着那份好奇心,小丽去嫂子屋,屋里很热,也不开电扇,看到一尺左右的小小的人儿,两手上举半握拳头,象青蛙似的很甜蜜地睡觉,旁边是一尺高的叠得整整齐齐的尿布,洁白芬芳柔软。嫂子笑笑,看看你侄儿吧,又轻声地耳语地对小人说,叫姑姑,叫姑姑!嘻嘻,小丽感觉婴儿真好玩,于是用手动了下那小小的手,谁知,那小手竟然攥住了她的手,小丽笑得咯咯地,对这个小侄儿,她只看了一眼,就喜欢的不得了。嫂子浑身盖得严严实实地,连脚都穿上了棉袜子。她想,嫂子真了不起,为家里生了小侄儿。
  一天到晚地,母亲围着嫂子转,炖了姜黄色的黄艳艳的老母鸡,炖了诱人的白白的鲜鱼汤,剥了皮的煮鸡蛋,专门买的春小米熬制的粘稠的小米粥,上面浇上一大勺子红糖,用筷子一搅拌,红乎乎的甜香气息直入鼻孔。开始嫂子挺客气地,看母亲忙活着,倒是母亲沉不住气,在媳妇面前心虚的很,说话做事地小心谨慎,都觑着媳妇的脸色。说实话,小丽看不惯母亲这个在媳妇面前低伏的样子,乡间有句话是,媳妇越做越大,闺女越做越小。看来是对的,小丽很委屈,放假这么多天了,老师让请家长你不去就罢了,回家你问过我几次?唉,没意思!
  终于出了满月,嫂子坐完了月子,可以出来吃饭了。有时候,饭桌上,看着母亲亲热热地逗侄子,小丽心里就没来由地酸起来。母亲是一个粗枝大叶的人,爱说笑话。在孙子面前,更是容易忘形。她挤着眼睛,做着各种各色的怪样子,嘴里不停地叫着——也听不出是在叫什么,然而嫂子怀里的胖小子却笑了,露出一嘴粉红色的牙床子。母亲的兴致更高了。父亲也笑。父亲是一个木讷的人,平日里总是沉默的,这个时候,那张被日光晒得黑红的脸膛就生动起来,有了一种奇异的光芒。此时,小丽心里是委屈的。觉着爹娘不是自己的爹娘了。家也不是原来那个家了。原来那个家,温暖,随意,理所当然。她是老小,撒娇,使性子,耍赖皮,怎么样都是好的。还有哥哥。哥哥一向疼她,可自从嫂子进门,哥哥就不一样了。无论在哪里,什么时候,哥哥的眼睛老是离不开嫂子。有一回,哥哥和嫂子正说着话,叽叽咕咕的,嫂子没来由地红了脸。哥哥抬起手,把嫂子额前掉下来的那绺碎发抿到耳后。只这一下,小丽心里就酸酸地疼起来。
  侄子的出世,家里更多了一种欢腾的气息。到处都是小孩子的东西。捏起来吱吱叫的小鸭子,小拨浪鼓,五彩的气球,满世界的尿片子。小米觉得家里简直没有了她的位置。嫂子喂奶的时候,母亲就笑眯眯地给正在吃奶的小人儿喊着号子鼓劲。小丽烦躁地把竹帘子啪地一下摔在身后,走出了门。只听母亲在身后骂了一句,这死妮子,看把孩子给吓着。
  阳光满满地铺了一院子。风一吹,蝉鸣就悠悠地落下来,鸡笼子旁,豆角架上,挤挤挨挨的,都是。小丽把眼睛眯起来,面前一黑,感到脸上的泪水珠子似的滚落下来。
  
  四
  晚上吃饭时,小丽忽然感觉身体有点异常,放下馒头就赶紧地去厕所,果然,内裤里有暗红色的印迹,用手一抹,滑腻冰凉。她心里一惊,桂红说的那个,她也来了。她折了些柔软的纸垫在内裤上,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吃饭,心里却是慌乱的,心咚咚地跳个不停。这是她的秘密,她不想告诉母亲。看到母亲正在兴致勃勃地喂小家伙鸡蛋羹,吃一口,赶紧地用软软的妇婴专用的纸擦一下粉嘟嘟白胖胖的下巴,她那布脸褶子的老脸表情狰狞可笑,嘴巴也仿佛一起吃似的配合着小家伙夸张地张合着。
  对于那个来了这事儿,桂红之前给她很详细地解说过,包括源头,注意事项等等,反正该知道的她都知道了。尽管如此,事到临头,她还是吓了一跳,有点点措手不及。她低着头红着脸去了村里的那个商店,买了一包画着小小碎花的包装很好看的那个专门用的包包,上面印着有详细地说明,指导她怎么用。她知道,她到了准备这个的时候了。
  在家里的厕所里,她把换下的东西,再用不透明的袋子包好,藏起来,她觉得要是让父亲母亲地看到,怪不好意思。
  家里照常是一片欢腾。小家伙咿咿呀呀地嘟哝着,会咯咯笑了。笑得口水都流下来,亮晶晶地挂在嘴角。可是小丽不关心这个,她隐秘的血液汩汩地流淌,仿佛在歌唱,小丽,你长大了,你长大了!
  晚上,小丽就睡不着了。外屋,爹娘还在说话,有一句没一句的。有时候,好长一阵子静寂,忽然爹咳嗽起来,娘就嘟哝一句,像是抱怨,又像是心疼。月光透过窗户照过来,水银一般,床及被窝就在这水银里一漾一漾的。小丽闭眼躺着,一颗心像雨后刚开的南瓜花,毛茸茸,湿漉漉,让人奈何不得。小米脑子里乱糟糟的。她想起嫂子刚进门的时候。那时候,母亲叮嘱她,别没事没么地去你嫂子屋里,当时小丽很气愤,现在想,嫂子屋里,哥哥在家时他们关着门,能干啥呢?满屋的繁华,两个正当年的男女,腻在一起……小丽不敢想下去了。

我有三个嫂子,这里写的是我的三嫂。

在我们那儿,一般喊嫂为姐姐。我的三个嫂子,就按排行“大姐”“二姐”“三姐”地喊。于是,我就“三姐”“三姐”地喊了二十多年。以前有同学说,听你喊得那么亲,我以为是你亲姐呢。是啊,我跟三嫂真的很亲,感觉比跟姐姐感情还深,应该是我们生活在一起许多年的原因吧。

嫂子本来是个很有个性的人,但结婚后,她百般迁就我脾气暴躁的哥哥,就慢慢地没有了自己的脾气。我理解这也许就是因为爱吧,为了爱,愿意改变自己。记得她跟我说起过他们婚前,有次三哥到她家,村里的姐妹们看到了,都羡慕对她说:“你对象长得真帅。”她的话语里,满是喜欢和自豪。

嫂子是个传统的女性,她的观念里,家庭是最重要的,自己的一切都可以放在后面。家里老少的需求都比自己重要。都说“娶媳妇照婆婆”,嫂子这为这个家全心付出,这一点,真是跟我的母亲一模一样。这在她这一代媳妇里很是少见。

她比我大还不到十岁,但她特别的吃苦耐劳,我觉得我们就像两代人。她干的那些农活,吃的那些苦,我想想就犯怵。她胃不好,人比较瘦,但她特别有韧性,不管怎样强度的劳动,她都能挺得住。不知道她看似柔弱的身上为什么会有无尽的能量。

嫂子过日子很节俭,在她那里得“物尽其用”,否则就是浪费。她舍不得为自己买衣服,有时好不容易看中了一件,因为贵点就要放弃。哥哥很生气,只有硬给她买,否则就买不成。我的旧衣服,她也不舍得扔,她手很巧,她拿过去剪剪改改,就是她一件很合身的衣服。吃饭吧,也是这样。剩饭剩菜舍不得倒掉,但下一顿总是放在自己面前。

她疼心很重。侄儿小的时候,很调皮。三哥脾气暴,打孩子下手重。她每次都心疼得哭着对哥哥喊:“你给他打死吧,你给他打死吧。”母亲曾跟她说过,夫妻管教孩子,千万不能一打一护。但嫂子听过,到时候就忘记了。她不仅疼自己的孩子,对我其他的侄儿们也疼爱,很有耐心,所以孩子们都比较喜欢去她家。不管什么时候,只要小孩子说饿,立马就给弄吃的。虽然农村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但鸡蛋饼、蛋炒饭都做得很好吃。

我的孩子基本上是在她家长大的,得到她的宠爱最多,甚至超过她自己的孩子。我孩子对她的依赖很重,在她跟前可以高兴怎样就怎样,想使性子就使性子,比跟我们夫妇俩都亲似的。嫂子不仅疼我的孩子,也一直疼我。我性子急,做事没耐心,出嫁前,家里事她也没指着我做。前几年,我接连遭难,住了几次院,每次都是她在医院里照顾我。病友们都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嫂子。现在我都中年了,有时刷个锅碗,她也说你上班累,不要你干,去歇着吧。我们家赶上拆迁,她不许我们花钱租房子,就在她家住,这一住不觉就是几年。一下子多了我们一家人,这在我看来是非常麻烦的事,但这几年,她任劳任怨地操持这一大家子的事,就像我母亲生前一样。有时跟朋友说起她,朋友会羡慕地说,你命真好,哥哥疼你,嫂子也疼你。

她对家人好,从来不图回报。家人对她一点好,都能让她感动。我大哥家的孩子几年前给她买过一件棉衣,每到冬天,她会说,这还是新星(我侄儿名字)给我买的呢。有一次,我们聊天,她说,有闺女好,很遗憾自己没有闺女。这时我女儿说:“舅妈,不用担心,有我呢。”听了这话,她当时激动不行,特别高兴的样子。后来听三哥说,晚上她又很激动地说给三哥听。我偶尔给她买件衣服,她会像母亲以前一样,叫我不要为她乱花钱。

嫂子是个地道的农妇,但又跟村里的那些妇女不一样。她从不喜欢串门,更不屑参与村妇们那些家长里短的闲话。她也不会像那些妇女骂人很难听的话,她生气了,最多说那人“真差劲”“瘆人”什么的。三哥结婚后,父母一直跟他们生活在一起。中国自古婆媳关系矛盾多,特别是农村。但二十多年里,没有见过一次她像村里的很多媳妇对婆婆那样跟我母亲吵闹。这固然与我母亲的慈爱有关,但也是有她敦厚的原因。特别是父母老了后,每次回娘家看到父母过得很安详,心里就很感激她。

嫂子有什么烦恼,也爱跟我说说。她见庄上差不多大的人大都带了媳妇,抱上孙子。就很着急,一心想让在上海打工的侄儿回家相亲结婚。我劝她小孩子的事,不要催,他自己有主张。见庄上有的人家婆媳不和,鸡飞狗跳的。说很害怕,不知道将来会摊上怎样的媳妇。我跟她说,不用担心,好的家风会代代相传的。你看大哥家的儿子媳妇多好。孩子从小到大,都是看着父母为人长大的。有怎样的儿子就会有怎样的媳妇。再说,人心都是肉长的,你对媳妇好,媳妇不会对你坏的。她听了很是释然。

母亲去世后,嫂子就接管起母亲对这个家的爱与操持。以前回家习惯找妈妈,现在就是找她。如果她不在家,就感觉空落落的。

嫂子嫁到我们这个穷家二十多年,吃了很多辛苦。现在家里的日子也好起来了,我希望嫂子对自己好些,不要只为老少着想。希望将来的媳妇能对她好,像她对待我的父母一样。希望她健康、长寿、幸福。

图片 1

本文由365bet网址发布于关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成长的痛

关键词:

上一篇:一口有故事的缸,八斤曾祖母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