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网址

当前位置:365bet网址 > 365bet网址 > 猛攻机器,奋反尸鬼

猛攻机器,奋反尸鬼

来源:http://www.irobotLabs.com 作者:365bet网址 时间:2019-10-06 23:27

一,进入数码世界
  院子里,五个伙伴在周大师监督下练起了武器。
  “启!用剑斩下去时那么没力气!女人吗?”
  “杰!舞刀时动作如此僵硬!机器人吗?”
  “临!耍双节棍时要放的开,不要抱头缩颈!担心什么呀?”
  “鹤!锤子都比你人重!拜托力气大一点!不要边练锤边踉踉跄跄。被锤甩了吗?”
  “航!斧头都要砍向自己了!拜托用心一点!”
  大家努力练,周大师仍不满意。最后他长叹一声,说:“徒弟不长师傅脸呀!”
  五人听了,都慌了。启急忙说,:“师傅别这样,我们努力就是。”说罢与大家认真练起来。周大师见他们如此努力,十分欣慰,想:勤能补拙,这样他们也能练成的。
  大家练完后,周大师说:“你们想知道我们经济来源吗?”经这么一问,大家才想起:师傅没工作,每天对他们训练,那这经济来源究竟是……
  周大师说:“你们知道鸿吉集团的董事长吗?”
  “哦!我知道我知道!”因为父亲是开发商所以对各大公司了如指掌的临抢先说:“他是一个科学天才但又不想展示于人。他的公司从事很多行业。比如房产开发,食品公司,电子产品生产等。干了很多行业,且每一行都红红火火。听说他用的全是半自动化或全自动化的机器人来干一些活儿。可惜他不幸五十多岁便去世了。”临说到这儿,开始惋惜起来。
  启说:“莫非是他为我们提供了经济来源?”
  “完全对!我向他讲述了我的情况。在证实以后,他立即承诺每月会给我一些生活费。他临死前,遗言中有一条就是他之前对我的承诺。还有一些是需要你们五个去完成的事。”
  “怎么?他知道你会收五个弟子?”航问道。
  “记得那本预言书吗?预言书中说了你们连上袁怡娜的六个未来侠者。但我知道,我只能收你们五个人。”周大师说。
  “为什么?”杰问。
  “预言书上写了袁怡娜是袁仁的女儿。”
  “袁仁?放出病毒石的畜生?”启问。
  “嗯。”周大师答道。
  “因为你知道旋风使者是袁仁的女儿,很难收,所以跟别人讲只会收五个弟子对吧!”鹤说。
  “没错。”周大师说。
  “那绕来绕去到底什么意思?我们今天有什么任务?不会又在家里训训练、吃吃饭、打打游戏吧?”启说。
  “是呀!波洛特与尸鬼们被消灭了,对临川人民来讲蛮好,但对我们……好怀念战斗日子呀!”杰说。
  周大师说:“虽然不能战斗,但我们要去干的,是去鸿吉集团董事长的家!”
  “哇!真的?”临十分兴奋,“可是他去世了,他的家人认识你吗?”
  “你傻呀!他遗言中提到了周大师,他们可能不认识吗?”启说。
  周大师进屋拿了劲钛杖,说:“快去拿战斗服与武器!”
  五人全傻了:又不是去抢劫,为什么要……
  周大师见他们无动于衷,吼道:“快去呀!愣在这儿干什么?”
  大家急忙去拿了装备。战斗服周大师给了他们每人一套新的。听说他准备了很多套,有备无患嘛!
  那人的家是一个独门独院的宛如豪华宫殿的巨宅!金黄的外墙,杏红的屋顶,令人啧啧称赞。
  接待他们的是董事长的儿子。他大约三十来岁了。笑着对五人说:“准备好了吗?小弟弟们?”
  启五人一头雾水,准备好了干什么?他们面面相觑。
  周大师说:“我没跟他们讲,别见怪,杜先生。”
  那位“杜先生”笑着说:“没事没事,六位跟我来。”
  他们穿过了许多通道,七拐八拐的,还真容易迷路。他带他们来到了一堵墙前。杜先生伸开五指,贴在墙上,过了一会儿,墙内哗啦地一响,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上升。墙突然弹开了,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巨型玻璃陈列箱,里面躺着一位约莫五十岁的男子,真奇怪的是男子头上还戴了一顶类似于帽子一样的东西,有一根电线连着陈列箱外面的一台电脑。电脑旁边有五把皮椅子,椅子里也摆了五个那样的帽子,也分别用了一根电线连接在同一台电脑里。
  
  杜先生说:“这位躺着的男人就是我父亲。他的记忆借着这头盔输入了电脑里,也就是说,他在电脑里可以自由活动。”
  除了周大师,五人都惊呆了。
  “借着头盔,可以将记忆传送到某人记忆中或一些机械体。也就是说,一个人死之前,把他的记忆保留下来,待他死后,只需把记忆传送回他遗体,借助电磁波激活大脑与躯体,那人便可复活。”
  大家再一次惊呆了。启说:“那么,杜先生的父亲可以复活啰!”
  杜先生苦笑了一下,说:“是呀!可我父亲就如此古怪,他在电脑中设计了一些场景与一些楼房供自己的记忆在数码世界生活。他还设定了程序,让记忆传回遗体时有一个小时空门,不操控记忆进入时空门,就无法传送。他希望你们五个传送自己去数码世界找到他,他才会回来。”
  大家恍然大悟。启说:“他也没想过自己亲人如何思念他吗?”
  “是啊!我父亲就如此古怪,拜托你们了。”杜先生诚恳的说。
  他们五人看向周大师,周大师说:“杜先生一家养活了我一老五少,报答他也是应该的。”
  杜先生听了,像小孩子一样手舞足蹈,连声道谢。
  启不放心地问:“没危险吗?”
  “放心吧!这只不过是玩一场电子游戏,你们在数码世界无数次生命,复活也不过在原位复活。”杜先生急忙说。
  五人坐了上去,在杜先生指导下戴好了头盔。
  启又问:“会疼吗?”
  “不会,你们进去后会现出一个‘假死’的状态,呼吸表面会停止,但没事,也没任何感觉。”
  临说:“哎呀!启!你别那么多话了!鸿吉集团十分可靠。”启这才放心。
  “再见,一路顺风!”杜先生说,在电脑键盘上噼里啪啦得打了几下。
  启感觉触觉渐渐没了……
  视觉消失……
  听觉也减落……
  待一切感官来了之时,他们出现在一片草原上,身后是一片银光,银光大概是传送门。
  他们来到了数码世界!
  ……
  周大师与杜先生紧盯五个小伙伴,却浑然不知一颗阴红的小石子飘了进来,渗到了电脑里……
  危险来了!
  二,病毒石入侵电脑
  “哇!这就是数码世界!”杰惊叹道。
  “看!那儿有张纸!”鹤指着航脚下。
  临捡了起来,大家一同凑了过去看了看,上面画着一些路标,右上角还有个方向标,旁边有个指南针,嵌在上面。很明显是地图。
  临紧锁眉头,一手托着地图,另一只手用手指在地图上画着,口里还仿佛说些什么……
  “这个公子哥,越来越摆架势了。”启摇头道。
  “这是一张地图,待我们经过草原,还要过沙漠、雪山、深谷。最后有一栋房子,房子里住的就是董事长。你们仔细看……”临没分析完,启打断他说:“够了!带我们走便是。”
  临确定路线后,边带路边感叹:“科学呀!深不可测。瞧吧!”他摸着披风,“手感都如此真实!”
  启摘下他头盔扇了他一巴掌:“是呀!疼痛感也蛮真实的!”
  临无缘无故挨了一巴掌,换做平时,早就大发雷霆。可今天,他竟欣喜地说:“的确真实!太神奇了!”大家见了,面面相觑:这临……
  临仿佛想到了什么,说:“我们元素武器怎么没带进来?”
  启说:“也许我们进数码世界没拿在手上。”
  “不!”鹤严肃地说,“或许杜先生不了解自己父亲发明。我看,他是借头盔把电脑上的3D影像传送到我们大脑里。所谓的‘假死’,不过是潜意识与影像结合或别的什么的,总之太深奥,我也不清楚。还有,用电磁波激活大脑神经、心跳等也不太可能,一定还借用了一些机械体。”
  杰想:这个鹤还不简单。突然,他想到了什么,说:“人类再生国家允不允许?”“不知道,多半不允许。”启说。这时,他们全停了下来。
  他们可能在做违法的事!
  过了一会儿,启说:“值吗?”
  “为了我偶像,我认为值。”临说。
  “拜托,他与你父亲是同行,你崇拜一个你父亲的竞争对手?”启说。不过这话题没引起大家注意。
  “不管怎样,这是师傅意愿,我们只有干。”杰总结,大家一致同意。
  这草原一望无际,十分茂密旺盛,茂密处及胸,稀疏处亦到膝盖。“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深秋时节,这岂会有此草,杜董事长也真会设计!”鹤说。
  “我看你是‘愚者万虑,漏洞百出’杜先生设计场景的时候不一定是深秋!”临立马为自己偶像争辩。
  “还不知谁是愚者!草旺盛时期,应有许多昆虫才对!可这冷冷清清的。”鹤说。
  “你们打一架就不冷清了。”启说。立刻挨了四人的白眼。
  他们顺利来到了沙漠,一路上,什么阻拦也没有。临说:“这连冷热感也没有。”“是呀!就有些疲劳。”启说。“可是,我手摸身上还有温感。”杰说。大家听了,十分疑惑,纷纷把脑袋转向鹤。
  鹤想好了,他说:“疲劳可能是大脑要承受大量3D影像所造成。而身上体温大脑感受的到,但3D图像上尽管赤日炎炎,但在神经上估计感受不到了。”
  临听了,赞叹地说:“鹤!我还真不了解你,懂那么多。”
  其他人也附和说:“是呀!是呀!”
  鹤不好意思地说:“哪里哪里。”
  突然,临停住了:“有人盯着我们!”
  大家环顾四周,没有任何活物,只有沙漠与前方隐隐约约的雪山。
  “你紧张过了吧!啥都没有!快走!离雪山远着呢!”启催着临。
  莫非我看错了?临想。
  走了一会儿,临又叫:“有人!”启不耐烦地说:“有你!快走!”杰不放心地说:“我也感觉到了。”鹤与航也说是。
  启生气了:“那你们在哪儿看到了?”他们举着手指指天空:“这儿!”启抬头看去:“骗小孩儿呀!为什么我没看见?我又不是瞎眼了。”他们不约而同地指着他眼镜:“你……”启一皱眉,他们便不敢吱声了。他们无法忘记上次“内战”,更无法忘记启那精湛的剑法……不过启现在没剑。
  他们走了一阵,来到了雪山。雪山高不可攀,坡上的雪十分松塌。危险是没有,就是要花些时间。
  “这——么——高!要爬多久呀!”启惊道,大家也对此愁眉不展。
  临一言不发,最后他把头扭向鹤:“鹤,你不是说他把3D图像传送到我们大脑里吗?”鹤说:“这错不了,不过……”“既然如此,我们想象出的东西也会传送到记忆里吧!”“这,差不多……”“那我们想象出的东西也会在3D图像里吧!”“对呀!”鹤激动地说。
  “你我现在想象尸鬼战车(《奋反尸鬼》)。”
  临说完,面前出现了一台尸鬼战车!只不过没有波洛特罢了。临十分兴奋,冲进了驾驶室。
  “哇!太棒了!”启惊叹,他也幻想,但总想不出来。他朝临大喊:“我想不出来!”“我们也是!”杰与鹤、航也喊道。
  “那你们坐我战车上吧!”临说,“只有一个位置,你们坐在隔板上吧!”
  大家一愣,纷纷说:“坚决不!”“那你们走着去吧!或者……”临说到这儿停了,这时战车背后出现了一个货车的货仓,仓四角安装了四个轮子,用两根钢筋钩住了战车。临说:“请君光临货仓!”他们听了,有苦难言,不过也没法子,只得硬着头皮进去了。启说:“这临和波洛特老贼也差不了多少。”
  大家顺利地过了雪山,中途就是货仓有点颠簸。临在战车铝带上添了一些粗钢针,铝带转动时钢针扎入雪里,比较稳。他们穿过了深谷,来到了一幢像杜先生家一样的别墅里。
  “杜董事长的巨宅?”临疑惑地说。这时,门打开了,一个身穿运动服的老人笑呵呵地走了出来:“各位勇士,有劳你们了。”
  他们围到董事长前,临吞吞吐吐地说:“杜董事长,您……您……您这一身的装扮……也……也……”“哈哈,你挺有礼貌的!我跟你们说呀,花天酒地的日子不一定好,整天身穿西服拘束礼节的……这……多没劲儿!不如做乞讨,虽然这饥一顿饱一顿的,夏天热冬天冷的,可多自在。想洗澡就洗,不想洗也罢、想骂人就骂人,反正没人顾得上,想……”若不是启打断了他,他真能说上一万个“想”。启说:“可你知道你亲人多么想念你吗?你为了一时之快,就……”“岂止一时?我……”杜董事长未说完,大家都吓住了——天上出现了一对血红的眼睛!
  “哇哇哇!我们受死诅咒,要下十八层地狱,然后撒旦……”临未嚷完,大家齐叫:“住口!”启冷静地问:“这是什么?”“不知道,我从未在3D影像里设计了这玩意儿!”3D影像?鹤十分兴奋,他的猜想对了!不过,这是啥玩意儿?
  “病毒石!”启尖叫,临四人立刻毛骨悚然——病毒石来了?
  临面前出现了一个大炮,他用大炮瞄准眼睛,眼睛却消失了。
  “哟!知道我临哥厉害畏惧走了?”临十分高兴,挨了四人白眼。
  “我只听周大师讲过,不知病毒……什么来着?石……对!石!病毒石如此厉害!”杜老人(杜董事长)说。
  “怎么办?我们马上要去传送门!”启说。
  “我送你们!”杜老人说,闭上眼睛……突然他们发现自己在传送门前了!

一、不可思议的人生道路
  世上没有鬼,这人人知道。
  而今天,大街上却满是僵尸横行。
  虽然它们一枪一个解决,可实在麻烦,况且它们快如风,力无穷。比如说,有人坐在跑车上从僵尸群里逃出而它们却轻松追上来,其中一个一手举起你的车,扔向空中。
  一个美好的世界。
  在上课,突然老师大叫快跑。因为僵尸来了。一个个皮肤灰白,骨瘦如柴,只穿一条旧黑色短裤,目光呆滞(其实它没有眼珠),牙齿,头发完好。嘴唇苍白。每只手里都握了一根长棒子,棒子顶端有一块尖锐的石头。
  听起来超酷,但当你被一群这玩意儿追的时候,你就不会这么认为了。
  一群僵尸军团浩浩荡荡地在临川进攻当地一所小学。为首的是一个身穿银甲,手捏钢叉的僵尸。它驾着一台机甲撞开了校门。那机甲倒蛮酷的:中间是一个巨型的正方形,上面钢铁交错,中间有一个玻璃罩,里面正坐着那个僵尸首领。正方形两端有个巨型轮胎,上面匡着铝带。机甲前面有两个巨型钢夹子。这个机甲威武无比,无人可挡。
  所有学生冲了出来,可因为僵尸堵住了唯一的出口又缩了回去。但是,有一个男同学却没有回去。他怒目圆睁地瞪着僵尸们。一步一步靠近它们。有的老师企图把他拉回来,但惧怕僵尸不敢。
  他叫李明启,十一岁。启本有个幸福的家庭,可父母遇车祸,他成了孤儿。一个远在上海的远亲想收留启,但启不肯,他要待在临川,远亲只好寄给他生活费。经济有保障,但剩下的活儿就要启干了。而启却把家打理的井井有条,令人称赞。
  此时,坐在机器里的僵尸首领见到他,对天狂笑,说:“你就是李明启!”启有点惊讶,说:“正是!”首领说:“我是波洛特,尸鬼军团的首领。你,不愧是预言中的烈焰侠者。”启冷笑说:“烈焰侠者我不懂,不过我知道你们这群什么尸鬼残杀百姓,横行霸道,我李明启看!不!惯!”大家十分称赞启的英勇,同时也为他命运捏了一把汗。波洛特大怒,吼道:“大胆,尸鬼们,上!”一群尸鬼举起木棒,发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叫声,冲了过来。说时迟,那时快,一道白影翻了过来,启定眼一看,是一个身穿素色白袍,戴着一个白色口罩,头顶一个斗笠的年过七十的老人。他手里迅速转着一个大概是钛制的杖,杖头与杖柄之间嵌着一块白色白宝石,十分耀眼。杖柄刻八字,乃:钛之神杖,奋反尸鬼。波洛特见他,冷笑道:“周骨头,你翻个跟头牙不会掉吗?”姓周的老人大声说:“会掉也能干掉你。”说罢,挥动钛杖,打翻了两个尸鬼。一个尸鬼高高举起木棒,想砸老人。谁知老人将杖一挥,木棒立断。老人再踹它一脚,它便爬不起来了。一一群尸鬼围住老人,老人将杖一旋,尸鬼全倒。波洛特大怒叫道:“该死的,全给我上!”尸鬼蜂拥而来,眼看情况紧急,启准备拔刀相助。这时,老人却腾空一跃,在空中一翻跟头卷起了耀眼的白光,像一个横置的小型白色龙卷风,猛地扑向尸鬼,尸鬼全部被冲散。波洛特冷笑说:“周骨头,牙掉了吗?”周老人“哼”了一声,说:“掉了,砸死你。”他拿着钛杖,突然杖上的宝石亮起了白光。老人一挥杖,一道白光从杖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地冲向尸鬼们。只听“轰”的一声,尸鬼大部分倒了,只剩几十个战战兢兢地躲在机甲后面。波洛特说:“就让你今天收个侠者,下次,我带大军,你带个侠者,我们决一死战!”说罢掉转机甲,走了。
  启准备追,老人用杖拉住他,大声说:“不要命了?去追?那儿有数万的尸鬼,去送死?”启大叫:“它们杀害百姓,该死!”老人踹他一脚,用杖顶住他,他爬不起来。老人说:“你连我一脚的攻击都吃不消,你这样也敢去追杀?我都不敢!”说罢,放了启。
  启爬起来,揉了揉被压痛的胸,静静地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他问:“那么你是谁?”
  老人说:“我姓周,你可以叫我周大师……”
  “哼,大师!你以为什么人都能称大师!翻两下跟头厉害是吧!至于白光,你拿了手电筒?不过也不得不说,你在制作特效方面不错。”启冷笑说。
  “哼!没礼貌!”老人又一脚把启踹翻,说,“你是烈焰侠者,不过你没发挥自己潜能,需要我帮忙,你熟思后,到你学校左面三千米处,那儿有座较高的山,你沿着一行树行走,然后你会看到不是很明显的台阶,中途,你会发现有一大堵石墙,中间有个上了铁链的木门,我在屋里随时等你,你到时敲门便是。”说罢,他离开了。
  启十分惊讶。那地方荒无人烟,无人近。不过他没多想,下了决心要去……其实,他认为,那老人是骗子再走不迟。想罢,他更决定了。
  第二天,启没去学校--或许永远不去了。他背了个旅行包,里面装了一些衣物生活用品以及书本。他打算抽空读书。
  离那还有九百多米时,一路上杂草丛生,不见人烟,幸好此时深秋,没多少野兽。到了山脚下,他找到了一行枯萎的树,旁边有不是很明显的泥土台阶。启扶着树上了山。约莫半小时,在山腰上发现了一段半路,前面有一堵很大的石墙。他走了过去,果然发现一扇木门,被铁链拴住,上面有着一行淡淡的墨迹,写着:有意者进,无意者离。若欲进此,拜我为师。启熟思片刻,敲了敲木门,大喊:“大师!我是启。”铁链“啪”得一响,被抽了进去。门开了,此时老人换了一身朴素的便装,说:“请进。”
  启进去了,发现这很像四合院,不过中心太大了。周大师从南边屋里拿出了一身紧身服与一个头盔,说:“这是你的战斗服。”
  启接过一看。头盔很像--其实就是一个摩托车只露眼睛的安全帽。全部红色,盔顶上印着一个金色的“火”字。衣服呈浅红,一件火红的披风系在衣服上边印着“火”字的纽扣上,没拉链。衣服剩下部分则是两道从肩上引下的两道火焰,还有对护肩,是金色的。裤子颜色为浅红,与衣服相映,上面绑着红色色带还有咖啡色的护腿。鞋子则是一双红色运动鞋。
  启穿在身上,正好合适。他十分惊讶,摘下头盔问:“这么巧?”周大师说:“你是预言中的烈焰侠者,寓言卷上写了你身高,体重。从此开始你的侠者道路吧!”
  
  二、宜黄河风波
  周大师继续说:“其实你有高超的格斗术,而且会我那招‘云跃翻跟术’。只不过你内在的潜能未爆发。现在,认识一下你队友。”
  南面房门应声打开,四名装束与启差不多的四位男生走了出来。他们披着各色披风,纽扣与盔顶上的金印字也不同。是:绿木,蓝水,黑土,银金。
  连上自己,正好五行。启心想。
  大师一一为启介绍,他们按上面的顺序,分别是孙世杰,欧阳临,赵为鹤,丁礼航。
  大家互相熟悉后,周大师从屋内取出钛杖,说:“时间紧迫。我们现在要去宜黄河争取临的啸水棍!”启奇怪地问:“啥啸水棍?”临说:“七大元素武器之一。传说唐朝之时,唐太宗曾命令全国铁匠为自己打造七件兵器。其中有个铁匠家里家传着七大元素石,分别为火、木、水、土、金、风、钛。他借用这七大元素石打造出了七件兵器:剑、刀、棍、捶、斧、镖、杖七大兵器。可在他打造前之时已有铁匠把用生铁做的兵器献给了唐太宗。唐太宗见它们削铁如泥,眉开眼笑,不再看别的铁匠的兵器。那个铁匠十分失望,把七件兵器藏在了临川七处。而所有武器位置大师都知道。劲钛杖就在这山上,被大师已取,他觉得这无人来往便在这建了院子。啸水棍在宜黄河的某一个靠岸水域,在每年11月15日会有一个虚空的传送门,覆盖在那水域。肉眼看不到,但都是掌握了具体位置,只需到那跳下即可。”临说了一大堆,最后问:“大师,你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没有,你说得十分正确。今日正是11月15日,而波洛特也掌握了那儿的位置,我们要尽快去争夺。”大师说。
  去宜黄的大巴上,六人一言不发。鹤对杰说:“别人看我们一定会认为我们有病。”“肯定会。”临替杰回答。
  车上所有人都望着后排六个怪人,航甚至连头盔都没摘。
  启拍了拍航:“幻金侠者,你也把头盔摘了吧!”航见到车上这么多人瞪他,急忙摘了头盔。
  到了宜黄河你那儿一人也没有。也许今天太冷,或许别的什么。总之启有不好的预感。
  周大师带领大家沿着宜黄河行走,突然停了下来。临问:“这里吗?”周大师说:“嗯,错不了。”说罢,他往水里一跳,消失了。
  临吃惊地说:“真有这事!我还以为大师骗我!”临也一跳,消失了。紧接着,剩下的人跟着进去了。
  他们发现自己在以片竹林里,出口应该是身后的一片水区。空气含着露水味,竹林茂密的不见天日,不过有一些被打歪了。航盯着脚下的湿土,说:“尸鬼们来过了。”
  大家一看,果然,脚下有杂乱不清的脚印。
  大家急忙跟着周大师奔跑,一路上竹子东倒西歪。突然,从前面的路上隐约看到了几个尸鬼。启他们本能地停下来,但大师却追了上去。尸鬼们有所反应,举起木棒朝大师冲过来。周大师边冲边挥舞劲钛杖,靠近他的尸鬼全部被打翻。
  “厉害!”启激动地大叫,杰想阻止他,迟了--尸鬼们冲他们五人过来。
  “天呀!它们有木棒,我们只有手套!完了完了!我们要见……”航大叫,没叫完,挨了四个伙伴一记白眼。
  尸鬼冲了过来。启一边跑过去,在四个伙伴吃惊的目光下,用尽全身之力打在一个尸鬼头上。尸鬼扔了木棒,抱头呻吟。启捡起木棒,扫向下一个尸鬼,哪知尸鬼一手抓住木棒,一抬,启连木棒一起飞到空中。启连忙松手,掉了下来。他双手撑地,对着那个尸鬼来了个倒立扫腿,尸鬼翻倒了。启捡起木棒,对着尸鬼一阵猛打。他在尸鬼群里左冲右撞,十分威武。
  伙伴们也不甘落后,纷纷抢了尸鬼武器作战,不一会儿,几十只尸鬼被消灭了。
  此时周大师被几千只尸鬼逼了回来,尽管他武艺高超,但尸鬼实在太多了。五位侠者急忙奔来。突然,周大师大叫:“趴下!”说罢,将杖一挥,一道白光从杖挥出,轰向尸鬼群,“轰”的一声,尸鬼倒了一大片。周大师仿佛想到了什么,急忙对侠者们说:“你们快去争夺别的元素武器!波洛特在声东击西!启去临川X中东门对面,那儿有座破庙,庙里有你的烈焰剑。杰去庙旁的土坡上,坡上有一丛灌木,灌木下伸出埋藏了韧木刀。鹤去抚州名人雕塑园,里面有座人工假山,假山有个暗道,你钻进去那里有坚土锤。航区湖南乡春光村去打听一户黄姓人家,那屋子没人居住,你翻墙到后院,一棵树下的深草丛里有幻金斧。临留下与我去取啸水棍。”四人领命而去。
  周大师不停挥舞劲钛杖,不时用“云跃翻跟术”解围。突然尸鬼们停了下来,迅速站好队排成两边。周大师与临也停了手。波洛特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个双节棍,就是啸水棍。锁链中间嵌着一块蓝宝石,双节棍两边各刻四字,合读乃:水于柔弱,猛攻机器。波洛特大笑,说:“老骨头,来晚了。”周大师说:“劝你别使用。”波洛特冷笑:“吓我?我偏用!”说罢,他挥舞啸水棍,啸水棍泛起了蓝光。这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蓝光穿透了波洛特手臂,波洛特痛得大叫。波洛特把啸水棍扔了,坐在地上捂着手臂呻吟。众尸鬼急忙去扶,临趁机抢了啸水棍。众尸鬼无心恋战,急忙后退。周大师没追赶。
  周大师对临说:“我叫他们去取,很难胜。我们快回临川吧。”说罢,两人迅速奔向幻境出口。
  
  三、取武器连遭失败
  话说周大师交代四人后,四人立刻照办,各自乘车。
  启与杰坐车回到临川。到了那儿,启在路口与杰分了手。启赶往破庙,只见警灯闪烁,便明白了:武器被取走了!启挤进人群,紧贴隔离线。警察拿着相机对着破庙一直拍,收集线索。一大群记者蜂拥而来,采访警察与附近居民。启听见一个老人说:“我在阳台晒衣服,突然隐约听见叫声,越来越大。我探出头一看,没把老命吓死--一大堆拿木棒的僵尸呀!它们进了破庙,抬出了一把剑一样的东西,迅速走了。”
  启听完,十分懊丧,退回路口,发现杰也沮丧的一屁股坐在人行道上。见了启,他问:“失败了?”“嗯……”“我到那,看见许多人围着,我挤进去,发现灌木丛散落,里面有个大坑。我知道武器被取走了,便回到这儿。”杰抱怨说。
  启叹了一口气,说:“现在我们回约定地点吧!”“只能这样了。”说罢,两人马上搭车去约定点--抚州梦湖。
  鹤也不走运。他还未进入雕塑园,出租车就被一群横穿马路的尸鬼群挡了。鹤想追,可他知道自己不是它们的对手,只好沮丧地去梦湖了。
  航他坐大巴一路颠簸来到了春光村。他晕车,直想吐,可一下车还是奔去村口。当他踉踉跄跄地来到村口时,只见迎面奔来了一群尸鬼。他顿时明白了,急忙跳入旁边的灌木丛。尸鬼奔跑声在他耳边过了好久才散去。航想去探探它们的窝底,又担心伙伴着急,便撕下一张纸用身上带的笔写道:别担心。写完,他放在村口,拔腿就跟着尸鬼们跑。
  三个伙伴在梦湖等了好久也不见航,料到出事了。它们乘车急忙去春光村。到了村口,他们看到了那张纸条,不知怎么是好。便在村里休息一下,等航回来。

本文由365bet网址发布于365bet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猛攻机器,奋反尸鬼

关键词:

上一篇:第十八章,愚人之死

下一篇:没有了